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唐传媒》莒县大唐传媒 㚻 大唐传媒MB

更新时间:2019-12-05 16:03:48

《大唐传媒》莒县大唐传媒 㚻 大唐传媒MB 连载中

《大唐传媒》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明轩小筑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罗琦,徐老二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明轩小筑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大唐传媒》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罗琦,徐老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小市修整了五日后,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赵七娘来啦!” “二哥好!” 她的摊位,就选在这个徐老二的大饼摊子旁边。 小市不大,门...展开

《大唐传媒》免费试读

小市修整了五日后,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赵七娘来啦!”

“二哥好!”

她的摊位,就选在这个徐老二的大饼摊子旁边。

小市不大,门道不少。

贺子庸懒得理会,可贺氏却是能如数家珍。

东面靠着井巷子口和西边靠着通外街小道的,都是几个连着摊子摆的,卖什么的都有,每一串连在一起的或多或少的攀着亲戚,这种人一打架一大窝上,没有吃亏的份。

中间靠着路边的,生意不如两头;再靠后一些,占据着宽敞地方的摊子都铺比较大的,是吃食的,以饼子和餺飥为主;再然后是占据标志Xing物的,靠近小店的,靠近巷子石碑的,还有比如说树荫底下摆摊的贺子庸。

树荫底下好乘凉,谁都知道,可这么好的地方贺子庸能占住,还要多亏他有个在武侯铺当差的表舅,王东海。

贺氏说起自己这个表亲的时候,并没什么亲近感,略一提提就过了。

罗琦察言观色,也就没多问,心里却恍然那天夜里难怪贺子庸轻轻一句话,武侯便放了自己和十郎,原来如此。

等到罗琦来选地方的时候,大家本来热情招呼她,可一听是要问空位子做买卖的,就都斜眼拉脸的说话也阴阳怪气的,尤其是卖大饼的徐老二,占得地最大,周围也没人来摆摊,典型刺头一个。

罗琦看了一圈,反倒主动来找徐老二谈,商场上的敌友,永远都是利益说话。

如今两家已经谈好了联盟,罗琦摊子上的鸭汤泡饼用的饼子,全权由徐老二家正常卖价提供,并且,从徐老二家里买两文以上的饼子,可以来罗琦摊子上免费喝一碗鸭汤。当然,附加条件就是,徐老二每天要免费给罗琦摊位提供两桶新鲜井水和一捆干柴为基础。

反正有驴子拉车,井水又不花钱,木柴也是自家小子们捡回来的,多得很。

摊主徐老二一算账,当即在摊子旁边搬来一块石头放好,“赵七娘,你就把摊子支在这!”

那些卖吃食的,不知道两人叽叽咕咕说了什么,这会儿看见徐老二搬了石头,一个个急了眼,罗琦前脚一走,打听的问事的,都凑到徐老二跟前,徐老二正算账呢,哪顾得上他们,眼一横不耐烦的都轰了,“问什么问,都给我招子放亮一点,没事少往这里凑。”

罗琦也算账,自己一天六只鸭架能熬三大桶老鸭汤肯定是不足的,那就往里多加菌菇,又营养口感也丰富,反正菌菇是自己闲时跟着贺姨她们上山采的,晒干晾好的有不少,目前自己有了立足之地,还省下了买柴钱,她没有驴子,本来犯愁如何运水,这下三个问题一起都解决了。

贺氏却觉得如此,给徐老二的那些条件根本不算是条件,反倒是罗琦自己,是亏了的。

资源置换的重点,不能只计较得失,而是在亏损处于可控范围内时,利用自己和对方的资源解决自己实质Xing问题,当然,罗琦心里想想面上只是笑笑,并不做过多解释。

明天就要开业了,和徐老二寒暄了几句,罗琦过去树荫底下和贺子庸打招呼,顺便厚着脸皮问他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小市大树下,戴着斗笠的贺子庸,一贯的不声不响,

买他东西的都是老客,取一件得用的,直接就把钱放在他脚边的一个竹篓里,罗琦走过来,正要开口,旁边倒有个买东西的婆婆小声说,“小娘子,这里边这一堆都是一文钱的,那边的是三文钱,喏,钱放在那个小竹篓里就得了。”

“哦,我不买东西,我就是看看。”

婆婆立时一副明了的表情,再懒得搭理她,“上赶着的,哪有人稀罕,还是踏踏实实的吧。”

“她是好意。”

贺子庸等那婆婆走远了,才带着笑意微微抬起帽檐,“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

“也许吧,过来转转,顺便和你打个招呼。”

“东西我都做好了,不过在家里。”

“……”

贺子庸就像是有能窥破她思维的能力,往往就赶在她前面说出她想问或是想听的话。

“子庸哥哥~”

一个攒着粉色绢花,肤色略黄长相尚可的女孩突然插入两人的对话里,“最近王叔比较忙,爹让三娘来看看子庸哥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张三娘一边说一边偷**视贺子庸的脸,小脸蛋粉粉嫩嫩的羞羞怯怯,可眼里的神色却是恨不得扑上去把贺子庸吃干抹净的,罗琦这会儿倒是真明白了那位婆婆的意思,不禁退让一下,独自暗笑。

贺子庸皱眉,瞥了一眼偷笑的罗琦,神色微恼的把支着帽檐的手指一松,斗笠就把脸都遮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回去坐好。

张三娘自然把这些小动作看在眼里,失望之余,又纳闷旁边这个穿着陈旧的穷丫头是哪里冒出来的,长得一双大眼亮晶晶这是要勾搭子庸哥哥?令人看着就心烦。

“子庸哥哥,那你忙吧。”张三娘眼角看见罗琦转身要走,一跺脚,跟上去走远一些,才拦住前路。

“你是谁?!”

“请问有什么事吗?”罗琦反问。

“你找子庸哥哥什么事?”

张三娘立着眼睛插着腰,理直气壮的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你最好聪明一点,我阿耶是武侯铺的张大力,和王叔那是生死兄弟,子庸哥哥以后必然是要娶我的。”

未婚妻?

罗琦打量眼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年轻气盛宣布主权的样子,心里不由的升起一股烦闷,“是吗?那可曾纳彩,可曾问名,可曾纳吉,可曾纳征?”

四个可曾让张三娘瞪圆了眼,哑口无言。

罗琦问完了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与个小丫头有什么好争执的呢。

想起自己近来,越来越会撒娇了,不禁老脸一红,嘿,每天对着镜子,真把自己当十五岁娇嫩的小姑娘了,不过她反过来一想,可不就是水灵灵的十五岁嘛。

想到这,她突然也双手一叉腰眉毛一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贺姨正在张罗给子庸哥哥说亲呢,我们一个巷子里住着的都知道,你这正经未过门的儿媳妇难道一点不知道?哎呀,到时候喜堂里面新娘子不是你,那多难为情。”

名正言顺的任Xing和不讲理的感觉,真是爽啊~

“你!你胡说!”

“我胡说没胡说,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好浓的醋味呀,是谁吃了醋?!”

张三娘气的跺脚,却顾不上这些了,她一听见整个巷子里都知道,脑海里就只剩下子庸哥哥要娶别人了,哪里还顾得上罗琦,含着泪就直奔武侯铺子找她爹去了。

罗琦今天心情好,可这张三娘不经诈,才三言两语的就自乱了阵脚,好没意思。

武侯铺里静悄悄的,只一个消瘦汉子对着一碟子花生米小酌。

砰的一下,大门一声巨响,张三娘冲进来人都没看清楚就扯开了哭腔,“爹,子庸哥哥要娶亲了!”

“三娘,你没头没尾的胡说什么呢!”

王东海眼底划过一丝厌恶,不过很好的掩饰在他的凶厉的表象下。

张三娘这才看清楚这小屋子里只有王东海一个人在,贯穿右眼的一道竖长疤,每每看见了,张三娘都不由的缩缩脖子,平日里在王东海面前,她连大气都不敢喘,可是,今天!

“王叔,子庸哥哥真的要娶妻了吗?”

王东海闻言不由皱起了眉头,“你哪里听来的?”

“没有吗?我就知道是那个小贱……那个坏娘子骗我的……”

张三娘破涕为笑,王东海见她这满脸泪痕说话更是颠三倒四的样子,心下了然,以这丫头的Xing子,必是又去小市里与人争风吃醋去了,这样的品Xing,倒也帮贺子庸赶走了许多蜂蝶。

不过,还是要敲打敲打。

“也不好说,毕竟我只是他家表亲,庸儿的婚事自然还是要他母亲做主。”

“啊!那……那就是说还是……有可能是真的了?”

王东海拿起水盏径自给窗台上的一盆剑兰浇水,“选媳选德,这点不会错。”

张三娘抽抽噎噎的,心里有点慌,只好诺诺的退出去,心焦的回家等自己阿耶回来商议。

这边,王东海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久久。

主公,老臣无能,只能让少主过眼下这种日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