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烛龙卷珠帘》烛龙悠悠球 蕾丝 烛龙卷珠帘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12-09 16:07:48

《烛龙卷珠帘》烛龙悠悠球 蕾丝 烛龙卷珠帘男妃文 连载中

《烛龙卷珠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暮夜笛声分类:历史主角:温湖,齐点睛

主角是温湖,齐点睛的小说《烛龙卷珠帘》此文是暮夜笛声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秦家后人?” 田方表情一滞,脸上同时露出一抹异样,缓声道:“那是好事!” 齐白瞥一眼田方,他可不像田老头神思大条,听闻此子姓秦...展开

《烛龙卷珠帘》免费试读

“秦家后人?”

田方表情一滞,脸上同时露出一抹异样,缓声道:“那是好事!”

齐白瞥一眼田方,他可不像田老头神思大条,听闻此子姓秦,他心中便早有猜测。

秦飞此时更加悲愤,眼看着两本图册被两人放下,他本想收回,却不想手慢一步,被一旁两个监长抢了先机,这顿时让他生出一种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被人二次凌辱的感觉。

齐点睛察觉秦飞表情异样,摇头一笑,“从今天起,你就留在这武器监,与两位大师一同研究这兵甲,争取尽快将其打造出来。”

秦飞闻言下意识转过头,望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桃花眸子。身处炎炎之地,也只感觉浑身冰凉,不自觉的用力点头。

齐点睛缓缓点头,转身对着田齐二人拱手施礼,“那田大师齐大师,我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田方豪迈一笑,“齐大人有事就去忙,记得下次来时,给我老田带二斤烧刀烈酒。”田方满脸亲热,很明显刚刚的两本书册,让他很满意。

齐白态度稍显冷淡,对着齐点睛轻轻点头,可以很明显看出来,心只怕早飞到兵甲的玄妙当中去了。

走出地宫,从炎炎烈火中逃离,感受着秋日应有的清凉,齐点睛只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缓缓转身,齐点睛看着身后的温湖,轻笑说道:“温大人,不带我去你那坐坐吗?”

温湖陪笑点头,“齐大人若不嫌弃,自然是要的!”

齐点睛缓缓收敛笑意,直直的看着温湖,转身向着温湖办公的房子走去。

温湖看着齐点睛背影,擦去额前冷汗,刚刚不知为什么,他竟有种被齐点睛看透全身的感觉。

齐点睛走进刚刚没有踏进的前堂,不见丝毫犹豫,径直爬上楼梯,走进靠楼梯左侧的一间书房当中。

温湖与宋卓紧跟着齐点睛身后走入书房,目中闪过一丝疑惑,轻笑道,“齐大人似乎很了解武器监,可是以前曾经来过!”

齐点睛打量书房陈设,坐在温湖每日办公的乌木桌案上,缓缓摇头,“今日是我,第一次来武器监!”

温湖眉梢微蹙,说道:“第一次,怎么会...”

齐点睛倚靠在木椅上,低头摆弄着手腕上的念珠,说道:“温校尉,这对你来讲很重要吗?亦或者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温校尉现在害怕自己手下,依旧不是铁板一块。”

宋卓站在一旁,看着齐点睛的闲庭惬意,又看着温湖的面色凝重,心中不由暗暗叹息。他发现包括自己,似乎所有人与齐点睛谈话,带领节奏的都是他,齐点睛似乎知道所有事情,也能看透任何人。

温湖闻言目中一抹阴郁,双眸紧紧盯着齐点睛,说道:“齐大人,既知我的来历,便请画出道来吧!”

齐点睛慢慢抬起头,与温湖双眸对峙,轻笑摇头,“温大人虽久不在军中,但昔日血性犹在,这倒真是让刮目相看。”

“军中历练尽六载,某些东西早已刻进骨头里。”

温湖微微低头,神色黯然,若非小人暗算,他又岂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齐点睛面色冷淡,轻轻撇了撇嘴,有些不屑。有他看来,被人算计的人谁也不能怪,也没资格怪。缓缓站起身,齐点睛将手中沉香念珠,重新戴回手腕,说道:“一个人陷入泥沼,想要活下去,便要抓住一切能抓到的东西,我想问温大人现在打算抓些什么?”

温湖眼眸微眯,看着齐点睛神色变得越发凝重,“你想让我做什么!”

齐点睛轻轻点头,表情没有过多变化,“我让你做的简单,两件事...不许秦飞与穆岩以任何理由走出武器监,不任何人染指兵甲图纸。”说到这齐点睛的目光,突然变得阴寒起来,“要记住,我说的是任何。”

温湖神色一凛,看着齐点睛,目中露出一丝犹豫,紧接着瞬间变成坚定,“我可以做到,但我想知道,为什么不让穆岩离开?”不让秦飞离开温湖完全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不让穆岩离开,在温湖的内心身处隐隐一块禁区在触动。

齐点睛眉梢微促,凝视温湖良久,神色稍稍缓和,“他是太尉的人!”

温湖闻言表情骤然变得冰寒起来,缓缓仰起头,嘴角又缓缓变成凄然的笑意,又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做完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给你调回军部。”齐点睛看着温湖,轻叹一声,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你这般了解武器监,谁是你的人?卢提山...”温湖听了齐点睛的话,脸色没有变化,目光却突然变有些晦涩。

齐点睛顿住脚步,没有回头,轻声说道:“武器监没有我的人,想要了解这里,也不需刻意安排个人进来。不过今天以后,就有了。”

温湖渐渐平静,稍稍挺直胸膛低沉说道:“我是军人,不习惯背叛!”

齐点睛这次慢慢转过身,面色阴沉,表情有些冷漠,说道:“军人也不会因为一次的摔倒,便再也爬不起来。”

齐点睛走了,温湖坐在黝黑光洁的乌木椅面上,怔怔发呆。视线落在墙角木架上的黝黑战刀,从戎近

六载,这算是他唯一的战利品。曾经很厌恶,因为它就像一面镜子,将他的狼狈、不堪、耻辱,映照的无所遁形。

仰靠在椅背上,慢慢闭上眼睛,一个个熟悉笑脸出现眼前,羞涩、豪迈、恬静、温柔。片刻之间,一个个笑脸突然浸满鲜血,温湖骤然睁开眼眸,浓重的血丝占据了他的眼球。

静静沉默良久,嘴角缓缓露出笑意,往事渐渐释然,耳边回荡齐点睛临走前冰冷的声音。

空荡房间响起,温湖坚毅的声音,“反正我没有退路,就跟着你吧!只要你不负我,我的命就是你的。”

“嗒、嗒、嗒、”的马蹄声节奏清晰,伴随着老马时不时摇晃脑袋,响起的铃铛声,更显灵动悦耳。

靖康内城不准骑马,却准驾车,粗听可能有些别扭,细想却属长情,总不能让那些贵胄之人,每日步行赶路吧!

齐点睛没有坐在车内,就斜靠在车沿边上,与宋卓闲聊。

宋卓惊讶转头,“你说刚才这个温湖,他曾经是火骑军五品越骑校尉。”

“看路...”

齐点睛提醒一声,继续说道:“当年火骑军一个四品平南将军的位置出缺,需要一名校尉补上去。正巧当时有两校尉刚立新功,火骑军主将东方无忌就打算从他们两个中挑出一个,补上这个缺。”

“温湖是其中一个?”宋卓目光直视前方,神思却都在齐点睛身上。

齐点睛神色复杂,低声叙述:“温湖很幸运,身处盛世却依旧有仗可打,当年因为摩钰草原的归属问题,我们与悍辽一直征战不断。在一次征战中温湖获得情报失利,导致其麾下八百士卒全军覆没。”

宋卓眉梢微皱,缓缓摇头,“看刚刚温湖的状态,当年事情,没那么简单!”

齐点睛闻言转头,看了一眼宋卓,有些意外,说道:“当年因为此事闹得很大,所以我也派人出去调查了一番。最后的结果是,与温湖同期的校尉联合其父辈势力,收买温湖手下,以假情报坑骗温湖,并把所有罪责强加给温湖。”

“什么...怎么会这样?”

宋卓猛的转身看着齐点睛,察觉自己在驾车,又急忙转回头去。

齐点睛低头冷笑一声,“官场砥砺本就如此,不知有多少黑暗、阴险、狠厉,是无法付诸台前的。”

宋卓闻言情绪慢慢恢复平静,轻声说道:“那你是什么意思,打算帮他重回火骑军吗?”

齐点睛略微停顿,低声说道:“要不要帮他,还要看他自己,若他还如之前一般一蹶不振,我帮他做甚!”

宋卓略微思索,皱眉说道:“帮他,似乎会得罪火骑军的高官吧!”

齐点睛神色恬淡,轻轻摇头,“不过是两个魑魅,不足为惧。”

宋卓将他的表情尽数看在眼里,心中凛然,追随齐点睛已经有几天了,惊喜或者惊悚,似乎就从未间断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