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莫问茶凉白》龙井问茶 鬼畜 莫问茶凉白小说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0-02-02 04:05:38

《莫问茶凉白》龙井问茶 鬼畜 莫问茶凉白小说大结局 连载中

《莫问茶凉白》

来源:作者:余梦成眠分类:仙侠主角:白歌,阿叶

独家完整版小说《莫问茶凉白》是余梦成眠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歌,阿叶,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茶最近感到很累,因为她摊上了个懒惰的掌柜。 在她被一千三百二十七次过分压榨劳动力之后,白茶终于摔了碗,潇洒地将围裙甩在掌柜的脸...展开

《莫问茶凉白》免费试读

白茶最近感到很累,因为她摊上了个懒惰的掌柜。

在她被一千三百二十七次过分压榨劳动力之后,白茶终于摔了碗,潇洒地将围裙甩在掌柜的脸上,气宇昂扬地宣布罢工:“莫狸,另找一个伙计吧!老娘不干了!”

“不干?”被无理对待的莫狸伏在茶案上,眯着眼看白茶呼哧呼哧搬行李,“工钱我不会少你的。”

“不干了!”白茶气愤填膺地控诉,“有你这样的掌柜,店铺迟早会被弄塌!”

“哦?”莫狸支起脑袋,一头银丝顺着惯性倾泻下来,半掩了充满笑意的眸子。这一不经意的动作看得白茶咽了口口水,但仍守住了底线偏过头去。“那既然你辞了工作,我分配给你的住处也就收回了。”

那所谓的住处说白了也就是店铺楼上空闲的一间不算大的房间,空荡荡地没有任何生活用品,方便什么的还得跑很远的茅厕才能解决,即便如此还是让白茶犹豫了一下。

唉,寄人篱下的滋味真不好受,想当初她虽然还是像个老妈子似的管这管那,可还算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啊!

“......还是不干了!”白茶的态度很坚决。

莫狸突然觉得事情有些超出预想的苗头,他还不想让辛辛苦苦找来的唯一一个伙计流失:“那么,你也不能吃到店内的满汉全席外加豪华双层茶末羹了。”

白茶将行李一丢,腿一软就顺势倒在茶案边上,把茶案撞得摇摇欲坠。

她还掏出一条绢巾,沾沾眼角,泪就飙了出来:“莫大人!奴家冤枉啊!奴家并非自愿,而是被那坏人胁迫的啊!莫大人,您英俊神武,求您查明真相,还奴家一个公道!”

......好浓的洋葱味。

莫狸不动声色,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放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公道自然会站在正义的一边,如果你当真是被胁迫的,公平公正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我自然会还你公道。但是我不做亏本生意。”

他反手取下固定头发的发簪,原本就快拖地的头发真的可以当拖把了。

白茶泪眼朦胧地望着他,一脸不解。

莫狸虚晃几下木簪,数点荧光汇聚于簪头,随后凝集成了稍大些的光点。他蜻蜓点水地把木簪往白茶的方向一挥,光点脱离了木簪,不急不慢地飞向白茶。

白茶还未吃早餐,就被邪恶的资本主义阶级赶去洗前几日的脏碗。所以看着光点就越看越饿,越饿越看,最后实在忍不住把光点一口吞掉了。

过了一会,她点头:“肥而不腻,清而不淡。味道适宜,相当不错。还有么,再来一个。”

虽然早就知道白茶的特殊体质,莫狸的眼皮还是跳了几下:“你刚刚吞了光点,就视你与我签了卖身契。从此你生是店里的人,死是店里的鬼。”

白茶来不及消化完整个句子,就被呛得跳起来:“卖身?你这是欺骗无知少女强行签订契约!这是单方面的契约,不能成立!”

莫狸又趴回了茶案,深深打了个哈欠:“你不想吃店里的豪华双层茶末羹了吗?”

白茶仰头望天花板,回忆了一下晶莹剔透入口即化口齿留香的茶末羹,擦擦嘴角:“想。”

“行你先去把厨房的几摞脏碗洗干净了先。”莫狸指向一片狼藉的厨房。

“莫狸!你是店里的掌柜,是伙计的榜样!你整日无所事事地趴在桌上,要不就焚香弹琴品茗,如何给伙计带好头?”白茶又跳了起来,双手往茶案上一震。

本来就快支撑不住的茶案一下子就轰然倒塌,茶案上的茶具书本什么的统统奔向了大地娘亲的怀抱。连茶案遭了殃,彻底碎成了几块木板。

白茶吓了一跳,连忙跳离以莫狸为中心直径几十米以内的圆圈范围。看着莫狸一副山雨欲来林愈静的模样,又跳得远了些。狡辩着说:“这个茶案假冒伪劣,我要去告那个黑心商家.......”

莫狸脸都快黑成了锅底,语气相当不善:“损失从你工钱里扣除,今晚别想吃豪华双层茶末羹了。”

白茶脸都快皱成了猪板油。这简直是双重凌迟。可眼下还得翻身农奴把歌唱:“唔......我是不会对工钱的流失与茶末羹的离去而所动的。”

白茶突然意识到教育路线好像对莫狸不起作用,果断切换成实际路线。她深吸一口气,一瞬间宛如王霸之气附体。

她凶神恶煞地朝莫狸吼道:“把算盘给老娘!”

原本的计划是先在气势上压倒莫狸,没想到人家还在气头上,指了指柜边就不再理她了。

这下准备好的气势一下子哗啦啦全散了。她涨红了脸轻哼一声,夺起算盘。但白茶深感不爽,嘀咕了几句:“不就是茶案吗,赔给你就是了。那么小气早该叫吝啬狸了!”

再抬头,莫狸的脸色确实和善了不少。可谁能告诉她那道意味深长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莫狸慢悠悠道:“你觉得应该叫你老妈子还是采花贼好听?”

唔!他居然还记得自己几周前不小心被绊倒,失去重心扑到走在前面的他,还顺便将他身上唯一穿着的宽松的袍子扒下来这件事!白茶恨得牙齿直痒,被抓小辫子了怎么办?

克制住用算盘爆头的冲动,白茶开始将算盘打得“啪啪”响。

口若悬河起来:“莫狸,你再这般下去,店里的收入和支出将严重不成正比。从一个月的财政收入来看,我们不仅要和供货商履行定时进货的合同,为店里已炼成灵体的物品进行各种打理,还要......”

白茶话还没到一半,店里便传来各种不满的声音:“喂你凭什么嫌弃我们这些灵体!”“别以为有莫大人在我就不敢揍你啊!老子早看你不爽了!”

白茶被越说越恼,“哐”地一声摔了算盘,一群灵体立马噤了声。

莫狸叹气:“瞧你平时都把灵体们欺负成什么样啊!”

灵体们立即泪流满面:“果然还是莫大人善解人意!”“莫大人和那暴力女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呸!别拿那暴力女和我家莫大人比!”“莫大人最高!本命!”

白茶默默捡起算盘,回头瞪了一眼那群莫大人后援团,众灵体纷纷逃回本体去了。

无奈地吐了口浊气,白茶的手指飞快地掠过算盘里的算珠,所过之处数敲打声。敲敲打打好一会,她抹开账本上的灰尘,记了几笔最近的支出,其手法娴熟至极。

莫狸深感望尘莫及,问道:“你以前经常算账?”

白茶头也没抬,点头道:“我以前在乌......呃不,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可做,胭脂女红什么的乃俗物,我实在不喜欢,索性就帮爹娘记账了。到现在,手法确实熟练不少。”

莫狸也没点破她,也没有茶案能够一睡了之了,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白茶。

白茶凝神,努力忽略掉莫狸的视线,脸还是不负众望地发烫了。

莫狸轻抬嘴角,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你脸红什么?”

白茶被激得恼羞成怒:“你才脸红,你全家都是猴子的屁股!”她重重拍下账本,“给我好好看下最近的财政结算,都快赤字了!”

莫狸觉得调侃过火了,就算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白茶除了名字温柔以外好像没有温良恭俭让的概念。于是他还是稍稍顺了白茶的意看向账本,然而一下子就变得密密麻麻的账本让莫狸接受无能,败下阵来。

“店里现在就我一个伙计,店内的杂驳琐事又太多,我一个人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你身为掌柜的,在缺少伙计的情况下,本就应分担伙计的工作,毕竟我也会疲累的啊......”白茶老成地摇摇头。

她的财政大招外加温情辅助,成功减掉了莫狸的血量!

莫狸合上账本,牵住白茶的手便往门外走。

“干什么啊,这么突然......”白茶还没来得及得意一下,就在身后一片愤怒的目光注视下被扯了出去。

一直走到大街上,莫狸才放开白茶:“我带你去个可以挣钱也可以拿货的地方。”

“哎?我还以为店铺是你唯一的收入来源。”白茶第一次知道并不是店里那点微薄的收入养活了莫狸。

“怎么可能。”莫狸笑得淡漠。白茶看着他,怔愣间觉得莫狸也是很好看的。

他总是披着清冷色调的宽松袍子,斜簪的木簪轻挽发丝。在男子相貌普遍浓眉大眼的时代下,莫狸的五官实属精致。丹凤眼上轻抹蓝色直挑入鬓,唇上泛起比胭脂还要漂亮的颜色。若不仔细看,真会误认为是祸国女子了。

啧,如果能绑了卖去窑子里,下辈子不回去也能衣食无虞了。白茶不知为何产生了这种可怕的想法。

“我问你,知道在你来店里之前,店中的货源是什么吗?”莫狸忽然间发问,打断了白茶的可怕念头。

“这......不知道,反正我来到店里之后才用手底下的人脉联系到的一些行内比较信誉,货物相当不错的供货商,和他们商定了每月定时拿货。”白茶沉思了一下。

“那么,你在店里也待了一段时间了,可知店内生意与在外声誉?”

莫狸的店铺挂牌“驳离物语”,因为价钱公道,宝物齐全得可媲美当今圣上的藏宝阁,所以在各地都负有盛名,生意也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惨淡。

她曾在一天之内被前来店里采购的妖魔鬼怪挤得差点进不去店里。只不过赚来的钱都被莫狸拿去挥霍了,这才导致店内的入不敷出。

“什么挥霍,我可是用来干正经事。”面对白茶的抱怨,莫狸解释道,“像是买优质茶饼,买限量的白瓷茶具,买好的香炉,买香饼什么的,难道不要钱?”

“憋开玩笑了。茶饼茶具在库房还有很多备量。香炉香饼又要得几个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