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傲妃天下:彼岸花开诉谁殇》彼岸花开之嫡女皇妃 强攻 傲妃天下:彼岸花开诉谁殇百度云

更新时间:2020-02-13 16:08:00

《傲妃天下:彼岸花开诉谁殇》彼岸花开之嫡女皇妃 强攻 傲妃天下:彼岸花开诉谁殇百度云 连载中

《傲妃天下:彼岸花开诉谁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冷冰郁儿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慕容,席临

经典小说《傲妃天下:彼岸花开诉谁殇》由冷冰郁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席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另一边。 席临已经跟随慕容矜,一同出了江府。 “云公子想去哪谈?”慕容矜顿住脚步,转头看着席临问。 “听说,附近有个不错的茶楼,...展开

《傲妃天下:彼岸花开诉谁殇》免费试读

另一边。

席临已经跟随慕容矜,一同出了江府。

“云公子想去哪谈?”慕容矜顿住脚步,转头看着席临问。

“听说,附近有个不错的茶楼,环境雅致,不如过去看看?”席临想了想道。

“可以。”慕容矜点点头,上了门口一直等着的马车,让席临也一并坐了上去。

马车外观普通,与寻常人家的并无差异,但内设却别有洞天,素雅精致的小桌上放着几碟点心,嵌在车壁上的小架子里,还整齐的摆放着几本书。

这样的布置,陡然就给人一种清雅到了极致的感觉。

慕容矜坐在一侧,随手拿起本书来翻看,绎心招呼完席临,交代了车夫去处之后,便静静的随侍在了慕容矜旁边。

席临看着车中安静无比的主仆二人,心下骤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个女子,似乎从初见的那一刻,就是这般与众不同。

她的高傲,她的冷漠,她的精妙医术,她无从追查的背景……

她的身上透露着的,是一种琢磨不透的神秘,可与此同时,却又不受控制的吸引着别人的目光。

席临自认阅人无数,多年的储君教育,加上三年的帝王高位,他几乎能一眼看透一个人的本质,唯独慕容矜,却怎么也看不明白。

“云公子有事?”许是感觉到他毫不掩饰的目光,慕容矜从书本中抬头看了他一眼。

“只是好奇,慕容姑娘平日都在看些什么书?”席临一愣,却很快回过神来,不动声色的将自己逾礼的行为掩饰过去。

“《孙子兵法》。”慕容矜淡淡的回答。

席临:“……”

一个女子,还是个大夫,竟然看……兵书?

“小姐自小喜爱看书,看过的书不胜枚举,前些日子乍一回想,却发现《孙子兵法》似乎并未涉略。如此奇书,小姐不免好奇,便特意寻了来看。”许是察觉到席临的震惊,绎心笑着解释了一句。

“原是如此。”席临笑了笑道,“我还以为,医师日常所看之书,多为医书呢。”

“医书自然需要细究,不过,旁的书也同样必不可少。”慕容矜难得耐心的回答道。

话题揭过去,席临也没了其他要说的,索性坐在一旁不再言语,就见慕容矜已经神色自若的继续看起了书。

倒是绎心,看着席临讪讪的表情忍不住有些失笑。小姐聪慧过人,甚至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那些医书,小姐早在几年前便已经看完并且牢记,如今找不到更有意思的,自然只能开始研究别的了。

不过多时,马车便停在了一处地界,慕容矜掀开车帘,便见“碧香园”三字浮于眼前。

“就是这里,慕容姑娘随我来吧。”席临笑笑,率先上前引路。

慕容矜颔首应下,交代绎心留在外面等候,随后跟着席临进了茶楼。

“这……?”走了几步,席临察觉有异,转头就看到了一直远远跟着的辞镜。

慕容矜回头看了一眼,继而收回视线,平静无波道,“她是我的侍卫,近身保护我的安全。”

一个柔弱女子,独自一人出门在外,有个会武的丫头在身边保护倒也在情理之中。

见她如此坦诚,席临反倒打消了疑虑,默认了辞镜的跟随。

碧香园不愧是睢安城中最大的茶楼,里面的布置极为独特。

进门之后,入眼便是小桥石路,周边绿竹环绕,在竹林掩映间,一座座楼阁坐落其中,五步一景,十步一阁,端的一派闲情雅意。

席临引着慕容矜到了一处靠里的亭子坐下,招呼着小二上了最好的茶。

“他们家的点心甜而不腻,最有特色,要尝尝么?”席临问。

“云公子不必麻烦,”慕容矜道,“有什么事,直说便是。”

席临笑笑,也不勉强,让小二下去备茶,四周顿时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是这样的,在下的弟弟自小身子孱弱,经无数名医调理却无甚效果。”席临顿了顿,随后看向慕容矜,诚恳道,“上次见识过姑娘的医术,如今有幸再次相遇,不知,慕容姑娘可否再帮一次忙,替在下的弟弟诊治一二?”

提起病人,慕容矜面上的淡漠和漫不经心终于褪去了几分,神色开始认真起来,“身子弱?平日里有什么症状?”

席临想了想,道,“就是体虚,容易生病,容易劳累,还有……偶尔精神不济。”

慕容矜仔细听着,等他说完,沉思片刻道,“是先天如此么?后来有没有生过重病?或是受过什么伤?”

“没有。”席临道,“应该和母亲有孕时身体不好有关,那时母亲整整卧床三个多月,后来弟弟出生,便带上了这些毛病。”

慕容矜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了,抬手招呼了辞镜过来,在她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

辞镜应声离去,慕容矜这才解释道,“根据你的描述,我大概知道了一些状况,但我毕竟没见过令弟,具体如何还不能断定。

这样吧,我先写一张方子给你,你让人煎好让令弟先行服用十日看看,到时候根据具体的反应再决定接下来的调理方法。当然,如果方便的话,我还是希望能亲眼见见令弟,这样更有利于对症下药。”

“好。”席临点头,“我回去就让他试试,到时候告诉你详细情况。至于见面……实不相瞒,我家里的情况有些特殊,目前可能不是很方便,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带他出来的。”

“嗯。”慕容矜应了一声,语调又恢复了淡然,对于席临的顾虑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我开的方子药效温和,就算没有明显效果,对于令弟的体质应当也不会产生不良反应,你放心用便是。”

席临笑笑,“好。”

说完,两人便一齐沉默下来,慕容矜转头去看旁边的景色,席临则时不时抬头看她一眼,眸中神色不明。

一刻钟后,小二端着沏好的茶笑呵呵的走上前来,在跨进亭子的那一瞬间,却突然脚下一滑,整整一壶滚烫的热水就这么脱手而出,直直的朝着慕容矜扑过来。

眼见着茶壶就要砸在慕容矜的脸上,席临心下顿时一惊,下意识的起身伸手,在快要碰到慕容矜的那一刻,却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