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朱门锦绣 蕾丝 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强攻

更新时间:2020-02-16 16:05:08

《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朱门锦绣 蕾丝 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强攻 连载中

《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沐榕雪潇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范成白,苏滢

主角是范成白,苏滢的小说《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此文是沐榕雪潇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我记住了,我也相信范大人不会反悔赖账。” “绝对不会。” 苏滢笑了笑,从食盒里抱出孩子,托起孩子的脑袋,说:“这孩子的后脑上有...展开

《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免费试读

“我记住了,我也相信范大人不会反悔赖账。”

“绝对不会。”

苏滢笑了笑,从食盒里抱出孩子,托起孩子的脑袋,说:“这孩子的后脑上有一条两寸长的伤口,象是摔伤,流了很多血,这对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来说已非常严重,足以让他没命。我是程姑娘死的第二天上午在后花园最偏僻且杂草丛生的荒地里发现这个孩子的。当时,听说程姑娘去世了,我很伤心,想静一静,就往荒凉的地方漫步。我看到十几只野猫往草丛里钻,还发出奇怪的叫声,心里很好奇,就过去看了。看到有几只野猫正在挠土,土里已露出婴儿的双脚,我吓坏了。冷静了一会儿,我就让丫头挖土,就挖出了这个孩子,发现他一息尚存。”

“苏四姑娘胆子真不小。”范成白对苏滢的话半信半疑。

“此事确实离奇,你不信也正常,但这确实是真的,我确实是这样救下了这个孩子,不信你可以问我的丫头。”苏滢把孩子放回食盒,叹气道:“我把孩子偷偷抱回我的院子,给他清洗身体,医治伤口,也不确定能否救活他。没想到下午他就睁开了眼,给他缝合伤口,他都不哭,足见生命力顽强。”

范成白紧紧咬牙,问:“你怎么确定他是锦儿的孩子?”

苏滢愣了一下,说:“程二姑娘勾结叶玉柔,让下人害染画和余大媳妇,被我的丫头看见。我就冒充老太太的人,把那些人吓跑了,救了她们。我让染画看过这个襁褓,她说这个襁褓是程姑娘亲手缝制,就是要给自己的孩子用。我又借陪灵的机会去敲了孩子的棺椁,确定里面没有尸首,应该是衣物冒充。”

范成白目露赞叹,对苏滢点了点头,寻思半晌,沉吟道:“若他是锦儿的孩子,又是谁对他下了毒手?为什么又偷偷把孩子埋了、在棺椁里装衣物冒充呢?”

“这就是范大人你要查的问题了。”

“鹰生,把找到孩子的事一五一十告诉那两名暗卫,让他们尽快去查。”

“是,主子。”鹰生赶紧出去传话。

范成白沉思的目光落到孩子脸上,看到孩子正转动着大眼睛看他们,他的嘴角挑起温柔的笑容。他摸了摸孩子的脸,说:“他在看我们,眼睛真是灵动有神。”

“他才出生三天,还看不到,他的眼睛转动,说明他能听到声音。”苏滢的手抚在孩子的额头,长叹道:“他刚被从土里挖出来时,七窍里全是鲜血湿润的泥土,堵得严严实实,我摸到他还有脉,就大胆了一次,真没想到能救活他。”

“苏四姑娘懂医术?”范成白以不可置信的语气询问。

“我科班出身,学的中西医结合,我不只懂医术,还确信自己的医术比我们府里常用的大夫高明。”苏滢边说边仔细观察范成白的反映,想看看这个名满天下的才子、背主求荣的小人、当今皇上的宠臣是不是和她来自同一个世界。

结果令她很失望,因为范成白对她的话明显的反映就是充满疑问,没有惊喜。

……

你是中医西结合,我是处科临床,美女,恩人,咱们是同行,也是同乡呀!

……

范成白很纳闷地看着孩子,说:“我好像听到他在说话,你看,他还在笑。”

苏滢摇头一笑,“他才出生三天,怎么可能会说话?笑也不是真笑,只是在咧嘴,估计是饿了。这两天,我一直喂他特制的Ru酪,不敢让他多吃,怕……”

“鹤生,赶紧去告诉老苍头,让他找个Nai娘。”范成白冲苏滢抱拳致谢,“孩子跟你不方便,等找到Nai娘,就让他住到我的宅子里,还该给他取个名。”

……

老兄,拜托,找个漂亮的,我很快就能看见了,别总当我是睁眼瞎。

……

“在带他来见你之前,我就给他取好了小名,就叫福哥儿。若让你取名,肯定斯文凄婉,不吉利。”苏滢语气很坚定,范成白取的名字再好,她也不会用。

“好,就叫福哥儿,反正也是Ru名。”范成白不想因这点小事跟苏滢争执。

“我今晚先把孩子带回去,等你找好Nai娘通知我,我再把他送过来。”苏滢把孩子装进食盒,“我们也该回去了,一会儿,我让人带染画来见你。”

送走苏滢,范成白又回到了假山的凉亭里。凉亭外面、假山四周都挂起了白色的灯笼,昏黄的灯火在暗夜里摇曳。范成白凝望归于沉寂的灵堂,目光沉郁。

汶锦的父亲程琛是个很典型的读书人,满腹才华,教书育人也不错,却不甚聪明。小孟氏是口蜜剑腹之人,被贤妻良母的画皮包裹,名声在外,内心却污浊狠毒。若小孟氏参与了谋害汶锦,肯定计划非常慎密,程琛定不会发觉。

父母不出面,程氏族人顶多能为汶锦争取到停灵七日、入祖坟之类,没人为她讨公道。范成白不会让汶锦白白死去,为汶锦报仇雪恨的重任就落到了他肩上。

当晚,范成白见到了染画,听她讲了看到的、听到的许多事。听说程文钗来了苏家,是光明正大来的,而小孟氏则是跟苏宏佑偷偷摸摸来的。他就确定是苏宏佑、叶玉柔伙同小孟氏母女谋害了汶锦,目的和动机都很明确了。

两天之后,Nai娘找到了,两名暗卫也查到了汶锦母子被害的许多内幕。福哥儿后脑的伤还没好,苏滢不放心把他交给Nai娘,就由丫头带着过来喂Nai。

范成白把暗卫查到的消息以及染画和其他下人提供的信息综合起来,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太大,牵扯太多。他想为汶锦报仇,可他现在力量有限,也做不到义无反顾。苏家明天就要为汶锦母子发丧,而他还没理出头绪,急得团团直转。

“让福哥儿回到苏家,必须由苏家把他养大,我知道这样可能会有危险,但能置于险境而后生。”苏滢得知范成白的烦恼,表明了自己的想法,“你也知道为程姑娘报仇之事牵扯很大,不如从长计议,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心就成。”

范成白深思良久,说:“你的想法很好,但必须给他们一个深重的教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