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永恒法则》永恒法则的作品集 虐文 永恒法则LOLI

更新时间:2020-02-22 00:08:19

《永恒法则》永恒法则的作品集 虐文 永恒法则LOLI 已完结

《永恒法则》

来源:作者:火焰上跳舞分类:玄幻主角:夏炎,西皇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永恒法则》的小说,是作者火焰上跳舞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你……你想干吗?” 石卵中传出声音。 夏炎平复了一下心情,尽量保持心态,说道:“你想要《西皇经》我可以给你,不过我想问你一件事...展开

《永恒法则》免费试读

“你……你想干吗?”

石卵中传出声音。

夏炎平复了一下心情,尽量保持心态,说道:“你想要《西皇经》我可以给你,不过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得跟我说实话。”

其实夏炎这样说,就是已经在欺骗他,《西皇经》已经化为了乌有,就连那张金纸,也被他锻造成了一把小剑,就是想拿也难以再拿出来。

可是这石卵实在是气人,夏炎也是为了给自己出口气。

“好,你问吧。”

那人爽快的说道。

“你为何会知道《西皇经》上篇的经文,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被封印在青云宗山脉中?”

“我当然可以告诉你,这都不是什么秘密。你先把《西皇经》给我拿出来给我看看。”

那家伙也是非常狡猾,不肯吃一点亏。

夏炎说道:“你先告诉我,还怕我不给你吗?”

“你先给我,还怕我不告诉你吗?”

那石卵说话也是不依不饶。

“我还需要你交出诛仙阵秘法,作为我救你的报酬。”

先前那诛仙大阵的力量,夏炎可是见识过了,操控万千残剑,诛杀门派长老,甚至绞杀洪荒猛兽也是轻而易举。

“当然没问题,我可以给你,但你先拿古经来换。”

那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救了你,你怎么反倒还讹上我了。”

夏炎郁闷不已。

“我这诛仙大阵,乃是远古第一阵,比你这《西皇经》可要厉害的多,要不是念你救我一命,我还不传你呢!”

“别胡扯了,《西皇经》乃是东荒仙典,虽然有几部仙典与之并列,但从未听说过将其超越,你这家伙真大言不惭。”

“你说谁大言不惭,真是目光短浅有眼不识泰山!”

这家伙被人封印在地下不知多少时日,比人都精。

夏炎意识到他无法在这石卵身上得到好处,便冷哼一声,不再理他,转身走回了竹林平房内。

那石卵也没征求夏炎的同意,化为一道白光,瞬间冲进了他的丹田内,潜伏下来。夏炎虽然不情愿,却拿他一点的办法也没有。

远古遗迹被重新封印,青云宗非但没有如释重负的样子,反而更加谨慎异常,将消息封锁下来。

对外虽然称作风波平息,但诸位长老和掌教却知道,遗迹内的东西被放了出来,逃之夭夭不见踪迹,很有可能就躲在这青云宗山脉内,令他们十分不安。

而且,这青云宗内发生的动静,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东荒强者的觊觎,这是门派掌教十分担心的。

作为唯一知情者的夏炎,此刻,他不敢表现出一点的异常,甚至他想离开这个青云宗也是不可能的了。他的身份已经被人注意到,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便会招来危险。

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早知道这样,他肯定不来趟这趟浑水,去燕国北边的仙门,哪怕距离远一点,也是能找到“域门”的。

如今可倒好,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否则便有杀身之祸。

杀青云宗外围的弟子这件事虽然暂时平息,但不代表不会被人忘记。还有他体内那枚石卵,就是一个十足的定时炸弹。

不过……这个石卵来头似乎不小,对于千百年之前的秘事,应该懂得不少。夏炎觉得,以后兴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消息,这也是他在不幸中,唯一用来安慰自己的借口。

一连几日,夏炎没有任何动静,在杂役处砍柴烧水,他不傻,知道肯定有人在暗中窥察他的一举一动。

果然,三日后,方长老将二人请到了洞府,而在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位英姿飒爽,剑眉星目的中年人,此人面带微笑,看上去平易近人,但在夏炎见到他之后,眼皮不禁跳了跳。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为了寻找杀人凶手,当初两次追杀夏炎未果,气的脸色铁青的王长老。一见到他俩,夏炎便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心里非常紧张。

“你便是夏炎?”

那王长老弯着眉,笑看着夏炎,眼睛上下打量一番,点点头,看样子十分喜欢。

可是夏炎心里清楚,这人手段狠辣,心肠歹毒,远不是他外表表现的这样友善。

“晚辈夏炎,拜见两位长老。”

夏炎恭谨的说道。

“几日来,你在杂役处可住的习惯?”

方长老看着夏炎的眼睛,淡淡的问道。

“启禀长老,一切都好。”

那方长老干枯的如同树皮一样的脸上皱纹挤在一起,看着身旁的王长老,笑道:“如此甚好,前几日忙于事物,一直没来得替你安排事宜,今日你便换上青袍,正式成为我青云宗外围弟子,让王长老给你传法。”

听到这话,夏炎眼神一动,随即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叩谢。

待他离开后,方长老眯着眼问道:“王师弟可是发现了什么异常?”

王长老摇了摇头,说道:“方才我运足目力,窥视他的丹田,却毫无所获,不知是他的体质特殊,还是果真是一介凡人,至于他那个傻头傻脑的表弟,体质很不错。”

方长老说道:“当时山中只有他二人,那东西也正是在那时消失不见的。”

“师兄的意思是……”

王长老皱着眉头问道。

“现在我很怀疑他们的身份,如果不是人多眼杂,我早就将他们擒来质问,我敢肯定,那东西绝对没有逃出这座山脉。”

王长老点了点头,思索了一阵,随即说道:“那我暗中派人试探试探他们,若是身份真有问题,我们便……”

“不能引人注目,悄悄拿下他们,别惊动了宗派。得到那东西,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天大机遇。”

二人已经开始对夏炎的身份起了疑心。

远古遗迹中的东西,没有人不想得到,尤其还是在见识了诛仙阵那样恐怖的阵法后,诸位长老各怀鬼胎,觉得被封印的那东西,肯定懂得不少玄通仙典,譬如《西皇经》。

深夜,夏炎望着夜空忧心忡忡,竹林被风吹动,发出簌簌的响声,吹乱了乌黑的秀发,吹动了他摊在面前的青色长袍。

“我该怎么办?”

白日被两位长老叫去,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他考虑着是不是先把王远给送出去,随即他又摇了摇头,自语道:“这样做太明显了。”

“小伙子,你看上去很烦躁啊,不如大爷我跟你聊聊天,解解闷咋样?”

那枚石卵从丹田内冲出,悬浮在了夏炎面前,色泽光亮。

夏炎怒道:“滚!”

“你再骂一句我听听!”

噹!

一柄金色的小剑,猛然从丹田内冲出,狠狠斩在了那枚石卵上,将它劈飞了十几米,夏炎确实没再骂,而是直接动了手。

一切因为石卵而起,他不得不气愤。

“嘿你奶奶个腿,竟然对本皇如此不敬,我忍你好几天了,你知道吗?”

那枚石卵又晃晃悠悠的飞了回来。

夏炎毫不掩饰的讥笑道:“还皇?你还真不知道脸红,翻遍东荒仙典,也就那么有限的几位圣贤敢称皇而已。”

那人感觉受到了侮辱,咆哮道:“东荒是东荒,大千世界何其广阔,是你目光短浅。”

夏炎嘲笑道:“我目光短浅?一个蛋,历史上我就不信有你的记载,这个家伙还真不知羞耻!”

“本皇活了千万年,不屑留名青史。”

夏炎揶揄道:“你倒是想让人记载,谁稀罕搭理你?你若是吟诵出几段经文来,我便相信你。”

“别做梦了,想空手套白狼啊?你先拿出《西皇经》来。”

“《西皇经》是用来修习第一大秘境的仙典,你已经自称皇,还要他有何用。”

夏炎揶揄道。

“你管我有何用,我自幼喜欢收集文物,你管得着吗?”

“我确实管不着,也不想管。”

夏炎转身便走,不打算再从他这里问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别走,我们再商量商量,你若给我《西皇经》,我便告诉你那诛仙大阵。”

“没兴趣!”

夏炎头也不回,穿过竹林回了寨子,他知道这石卵已经松口,必须得沉住气才行。他见识过那诛仙大阵法,若是学会,也是一个相当大的助力。

一连几日,那枚石卵也没有露面,倒是也沉得住气,安静的躺在苦海中,沐浴着神力。

直到第四日,他终于又出现了,说道:“你小子真是驴脾气,既然我们各有所需,不若坐下来谈谈怎么样。”

“好啊,你先把诛仙阵给我观摩观摩。”

夏炎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还敢威胁本皇,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惹急了我,把你撕碎了!”

“那就免谈。”

夏炎不再搭理他,第一次会谈正式结束。

可那石卵显然沉不住气了,隔着‘鼎块’一段距离,急得上蹿下跳,夏炎内视丹田,看他这番模样,心里爽快不已。

可突然的,夏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

“小子,本皇决定了,咱们一起吟诵,双方交换,这样谁也不吃亏,咋样?”

石卵飞出来,再次说道。

可夏炎却摇了摇头,眼神精光四射,死死的盯着眼前那枚石卵,说道:“你这家伙可真是狡猾,我差一点就被你骗了。”

那人气愤道:“你这家伙什么意思?”

“懂得诛仙阵,肯定对仙纹十分熟悉,而我那‘鼎块’上拥有西皇经的仙纹,你不可能察觉不到。你分明就是在觊觎我那‘鼎块’,还在这跟我装别的!”

凭借夏炎对他的了解,这家伙不可能看不出‘鼎块’的玄奥,这几天却有意避开,令夏炎顿时想通了。

“真是莫名其妙,就是一块破石头,我看它材质不错才有那么一丝兴趣。”

那人假装满不在乎的样子,钻进了夏炎的丹田内。

“你别掩饰了,这‘鼎块’能自主凝聚仙纹,我就不信你看不出端倪来。”

“莫名其妙,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夏炎冷笑道:“还装?都被我拆穿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