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乾皇后传》重乾 天然受 重乾皇后传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0-03-14 16:02:58

《重乾皇后传》重乾 天然受 重乾皇后传免费下载 连载中

《重乾皇后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木孤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白依,白卿云

新书《重乾皇后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木孤水,主角白依,白卿云,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雍江宽广的河面上水汽弥漫,大雾甚至比树林里还要浓厚。白依阑和白卿云已经别无选择,如果停下脚步,或者返回树林都是死路一条。为今之计...展开

《重乾皇后传》免费试读

雍江宽广的河面上水汽弥漫,大雾甚至比树林里还要浓厚。白依阑和白卿云已经别无选择,如果停下脚步,或者返回树林都是死路一条。为今之计只有跳进这雍江,看看老天是否开眼,让他们留下一条性命。

白卿云青色的袍子已经被鲜血浸红了,他感觉自己的力气正在迅速消逝着,身上开始起了寒冷的感觉。他哆嗦着双手,从怀里拿出了火折子和彩烟,这是影卫最后的求救信号。他虽然没有指望邱少泽能看的到,但他还是在下水之前,试图做着最后一次努力。彩烟明亮的红光随着呲的一声,透过雾气,蹿上天空。

白卿云扔了火折子,和白依阑对视一眼,两个人决绝的走进了水里。

八月中旬的江水已经渐冷,奔腾不息的江水裹挟着二人,迅速向下游飘去。纵然二人都会凫水,但白卿云现在已经基本失去了行动能力,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被这湍急的江水带走。

他留恋的望着自己发誓一生相守的人,她的阿狸为了他正在苦苦支撑着。他努力的试图推开阿狸支撑他的手,他不希望他成为她的累赘。阿狸,今生如果无缘,来世让我再好好爱你。

冰冷的江水突然灌到了白卿云的口鼻里,他终于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从牙缝中勉强挤出一句话:“阿狸,我爱你,活下去。”

白依阑的左后肩中箭,左臂早已无力气再举起来。她只能靠着右手勉强拉着白卿云。冰冷的河水冻的她的双唇发紫。她焦急的呼喊着青云哥哥的名字,她的眼泪混合着江水,倒灌在她的嘴里,咸腥又苦涩。

青云哥哥已经晕了过去,如果她不能让他的头从水里露出来,他会很快溺毙的。她强忍着疼痛,在汹涌的波涛中,努力的把白卿云翻了过来,变成仰卧的姿势,而她则以同样的姿势垫在他的身下,让他的头枕在自己受了伤的左肩上,右手拼命拉着他。

她左肩后面的伤口由于压迫,鲜血流失的更快了,她开始感觉到一阵阵眩晕。她咬着牙拼命支撑着,她要活下去,她也要让青云哥哥活下去。

白依阑试图用双腿打水游向另一侧岸边。据她估算,他们已经飘出一段距离,雍江这一段人烟稀少,只要他们能支撑上岸,禁卫军不一定能迅速找过来的,两个人仍有逃命机会。

靠近浅滩的河道变得更加复杂,白依阑仰游的姿势看不到身后的状况,只能凭着大概景致,挣扎着向河滩游动。突然河道中出现了一块巨石,毫无防备的白依阑随着水流重重的撞了上去,后脑正磕在巨石上面。

随着这致命一击,她的神智很快昏迷不醒。在最后一刻,她用尽全力,把白卿云向岸边的方向推了过去。白依阑望着挚爱的青色身影,闭了眼睛。再见了,青云哥哥。我爱你,活下去。

浑浊冰凉的江水漫过了白依阑的头顶,她的身子再无挣扎,就这样随着水流沉了下去。

而此时的岸边,好几队的人马都在搜索着他们的身影。

沈容止等人还未赶到烟波亭,便听到了树林里禁卫军的动静,然后便看到红色彩烟信号升上了天空。邱少泽知道这是少主最后的求救信号,赶忙带人往江边赶去。

沈容止想了一下地形,估算了一下,喝住了邱少泽,让他赶快带着到河下游的两岸去找。他判断白依阑和白卿云肯定是被逼到了雍江水里,在入水前的最后关头发了这彩烟弹。他们一定要比宇文墨池的禁卫军先找到两人才行。

宇文墨渊在惊变发生的那一刻,已经撤了架在宇文墨池脖子上的匕首。他并想现在真的要了宇文墨池的命。比这件事更紧急的是找到白依阑,带她走。他命令周琦带着太子府的私卫追着禁卫军而去,务必要把白依阑带回来。

等他们追到江边,看到白卿云弃在地上的火折子,知道二人已经跳下雍江。一路上的斑斑血迹说明他们二人至少有一人已经负伤。

因为当初漪图阁的事情,宇文墨渊知道白依阑是会凫水的。他判断白依阑和白卿云必然是想通过雍江游走逃命。他赶忙让周琦带人顺着雍江两岸向下找去,他还给周琦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在禁卫军找到二人之前,首先搜到。如果看到白卿云,立刻斩杀,带他的尸首回来;但要千万小心,不要伤了白依阑性命。

此时宇文墨渊虽然心急如焚,但神智也开始慢慢回笼。他知道今日自己的鲁莽行动算是惹下了大麻烦,綏帝必然会大怒。别说太子之位,怕是连命都要送了。

但白依阑和白卿云的逃脱又给了他另一个希望,六弟围剿不利,至使重要人犯逃脱,可以说是犯了大错。如果他能率先杀了白卿云,捧了他的首级去见綏帝,父皇一定可以让他将功补过的。到时只说白依阑命丧雍江,把她藏起来就可以了。

宇文墨渊这个时候又想起了自己兄友弟恭的形象,赶快命人去找大夫给宇文墨池疗伤。

宇文墨池正在痛苦的哀嚎着,他的左眼鲜血淋漓,估计自此就废了。一个废了一只眼睛的残疾王爷怎么可能成为帝王。白依阑好狠的心,她竟然在这样自己前途无量的时候断了自己所有的希望,宇文墨池恨不得抓了她,把她剁成肉泥。他同样也恨宇文墨渊,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听着禁卫军统领汇报追到江边便看不到二人的身影,暴躁的咆哮着:“去找!说什么也要把那两个混蛋给我找出来!看到就立刻杀了他们!我只要这二人的尸体!若是找不到这两个人,你也别活了!”

禁卫军统领战战兢兢的领命下去了,他知道自己今天的事情算是办砸了。他现在非常后悔,今早怎么是自己当值。他在心里偷偷的把太子和西陵王骂了个遍。

如果不是西陵王磨磨唧唧炫耀个没完,没有见到犯人立即射杀,怎么会惹出后续这许多事来?!而太子就更莫名其妙,为个女人竟然劫持了自己的弟弟,才导致白依阑有机可乘。

他正胡思乱想着,却听到太子威严的声音:“你留一下,孤有几句话和你说。”禁卫军统领再是不乐意,碍于身份,也老老实实停了脚步,跟着宇文墨渊走到树林一处无人注意的角落。

宇文墨渊严肃的看着他,凉凉的开了口:“今日禁卫军在这么严密的包围下,都能让要犯走脱,怕是要父皇知道,会大发雷霆的。你猜猜西陵王是会保你呢?还是把你推出去做替罪羊呢?如果你不想死,最好想清楚了,现在应该跟着谁。”

禁卫军统领一听这话,冷汗都下来了。他并不傻,知道宇文墨渊说的是实话。如果能找到犯人还好,如果找不到,自己这个替罪羊是做定了。而雍江这么大,水流又急,人掉在里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太常见了。他几时才能找到那两个要犯?

要是西陵王把犯人走脱的罪名怪在他身上,不知道綏帝在盛怒之下会不会砍了自己。他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他咬咬牙,单膝给宇文墨渊跪了下来:“还请太子救末将一命,末将愿自此之后追随太子殿下,至死不渝。”

宇文墨渊知道他已经被自己说动了,转了态度,和蔼的把他扶了起来,温和的对他说:“郑统领不用多礼,孤最是惜才的。之前就一直观察郑统领,觉得你为人可靠又有能力,可惜在统领位置上一任多年,一直没有机会得到晋升。既然你今日愿投我门下,孤自会为你打算。”

“你只要向父皇告知,正是由于西陵王指挥不力,不愿及时斩杀犯人,才至要犯逃脱。而孤正好在附近游玩,听到消息,立即赶过来帮助西陵王擒拿要犯。别的事情不需要你说,孤会安排妥当的。”

禁卫军统领听着宇文墨渊颠倒黑白的说法,虽然有点害怕,但想着太子在朝中势力一直很大,丞相和赵国公都是他的人,又觉得他的话还是可信的。

再想着太子给自己的保证,自己投了太子就等于投了未来帝王,只要太子不倒,自己就可以再上一层楼。郑统领忍不住心动了,心里的天平迅速向太子一边倾斜下去。他这次拿出了恭敬的态度:“末将全凭太子吩咐。”

宇文墨渊抿了一下嘴唇,知道自己就此算是彻底收服了他,在綏帝那里他会选择和自己一条船而不是听从宇文墨池了。宇文墨渊不再拦他,让他迅速带人继续去搜索白依阑二人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