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一皇妃》第一皇妃结局是什么 SM 第一皇妃小顶

更新时间:2020-03-24 20:02:39

《第一皇妃》第一皇妃结局是什么 SM 第一皇妃小顶 已完结

《第一皇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犬犬分类:其他主角:塔卡,卡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第一皇妃》的小说,是作者犬犬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阿尔缇妮斯环顾着四周,这是间摆设相当豪华的宫殿,应该是为了皇族来此视察或者巡游而准备的。白纱锦缎的大床被同色的纱幔围绕着,随处可...展开

《第一皇妃》免费试读

阿尔缇妮斯环顾着四周,这是间摆设相当豪华的宫殿,应该是为了皇族来此视察或者巡游而准备的。白纱锦缎的大床被同色的纱幔围绕着,随处可见用黄金打造的神像和器皿,纯手工编织的华丽地毯,铜制的薰炉里名贵的香料正袅袅升起,使得整间屋子都弥漫着怡人的香气,可惜这一切却成了一个死人最后的归属地。再看看倒在地毯上的麦加,既没有明显的伤痕,也没有四处飞溅的鲜血,一个年龄五十左右的大叔级人物,稀疏的脑门是典型的地中海发型,肚满肥肠的臃肿身躯,如果放进锅里油炸说不定还可以榨出一桶油来。比起从监狱到这里的一路上看到那些面黄肌瘦的平民来,他更像是压榨百姓民脂民膏的贪官,如果他当叛军首领,那么送死是必然的。

这个或许就是杀人动机吧!那么死因呢?她瞥了一眼他手边的半碗汤汁,思索片刻后便排除了毒杀的可能。

看起来只有让死者自己“告诉”她了。

当然,告诉并非是指死人真的开口说话,而是由法医从死者身上找出凶手留下的线索。不过,这个时代,还没有所谓的法医,更不要说验尸了。所幸这里的叛军对关押的人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除了卸除攻击性的武器外,对他们倒是没有缜密地搜身,如果不是这样,那她赖以生存的工具可就要被充公了。她从宽大的亚麻外套里摸索出一只巴掌大小的盒子,打开后从中取出橡胶手套戴上,虽然排出了毒杀的可能,但是她还需要进一步佐证。

他在干什么?

这是站在门外的三个人心中同样的疑问,就连他们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他跟过来,而现在却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这里愣愣地看着。他不是说知道凶手是谁吗?那又为什么对着麦加的尸体四处乱摸,难道不知道这对死者是很不敬的吗?

“你到底搞什么鬼?”急性子的塔卡忍不住吼道。他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像他这种身无三两肉,脸孔又比女人还长得漂亮的家伙,而且从一开始他就不准他们踏入室内半步,说什么不要妨碍侦查,他都被搞糊涂了,最可恶的是自己竟然听他的话,真的站在这里半步都没敢动。

“我在找他的死因。”她头也不回地说道,语气平和得仿佛谈论的只是天气。

死因?伊斯眯起双眼,对于他的举动完全不能理解,“麦加……不是被毒死的吗?”

“哦?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她依然没有回头,径自寻找着她要的线索。

“怎么知道的?这还不清楚吗,他身边不是有碗汤吗?而且只剩下了半碗,这说明他是喝了汤才死的,你刚才也证明了汤里的确有毒,这还不是死因吗?”他急急地回答道,伸出的右脚,在她突然回头的锐利视线下,又缩了回去。

奥利和塔卡也赞同地点头,很明显就是麦加喝了有毒的汤才死的,而塔卡发现他的时候,那碗汤还是温热的。

“我可以证明他不是被毒死的。”她平淡地扫了他们一眼。

三个人吃了一惊。

她莞尔一笑,钩手指,示意他们可以进来了。

塔卡对他钩手指的举动非常不满,浓眉聚拢,吼道:“你怎么证明他不是被毒死的!”他虎背熊腰的体格几乎是她的三倍大,粗犷的脸上满是络腮胡子,加上火暴的性子,即使成年男人也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她斜睨着眼前的阴影,暗忖:这家伙跟头熊似的,比起当叛军,更适合做土匪,保证前途似锦,可比起爷爷他还差得远了,根本是小巫见大巫。她丝毫没有被他的吼声吓倒,只是随意地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因为他的声音太大了,震得她耳朵痒痒的。

见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被惹毛了,从来没有人可以这样在他面前如此地随性,他额际的青筋不规律地跳动着。

意识到他这座“火山”即将再次喷发,为了避免自己的耳朵再受罪,她迅速将地上的半碗汤汁塞到他手上。

这个举动及时地熄灭了他喉间的怒火,他蹙眉瞪着手中的碗。

“试想一下,你喝了有毒的汤汁后会怎样?”

“死了!还能怎样!”

她摇了摇食指,“我是说喝下汤的反应。”

他蹙眉深思,一脸的疑惑。

她叹了口气,然后比了比自己的喉咙,“一般喝下毒药的人,意识到有毒后,通常都会掐着自己的脖子,而且一副痛苦的表情,然后再倒下,那么手里的碗呢?”

“当然会掉在地上了!”他理所当然地答道。静默了一会儿,看着手里的碗,觉得似乎有一点不妥,突然恍然大悟地叫道,“碎了!碗会从麦加的手里掉到地上,然后摔碎。”

她满意地点点头,“那么刚才看到的又是什么,碗好好地放在他身边,既没有打翻,也没有碎,我想象不出一个喝了毒药的人,在自己死前还把碗放得好好的!”

“也有可能是慢性毒药!”提出疑问的是伊斯,他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想法。

她眯起双眼在他的脸上转悠了一圈,优哉地答道:“当然也有可能,但是汤还有半碗,如果是慢性的话,至少他会把汤全都喝完,然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等待毒发,可是呢,汤还有剩下,我排除毒杀的可能性就在此。”

塔卡觉得她分析得很有道理,不免赞同地点了点头,“那么凶手是谁,麦加的死因又是什么?”

她朝他钩了钩手指。

塔卡不情愿地再次来到她身边,不满的情绪达到了顶点,“干吗?”

“把他翻过去,顺便脱下他的衣服,我要看他的背。”

“你要干什么?”

“查他的死因。”

“脱衣服就能查到死因?”他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这小子八成以为他是被哄大的,他才不要做,把头一撇,拒绝她的要求。

“你不敢?”她激他。

“谁说我不敢。”他涨红了脸,想他在战场以一敌百,这种小事,他岂有不敢的,他杀的人叠起来都能把她拱上天。

她在心底偷笑,这家伙果然单纯,本来嘛,在验尸过程中与死者相关的人员是不能碰触尸体的,只不过,这个麦加胖得跟头猪似的,她哪有力气翻动他,只好请他代劳了。

塔卡气呼呼地翻过麦加的尸身,然后扒开他的衣服,省得她小看他。

她无视于他的不满,示意他可以去一边凉快了,径自蹲在地上,仔细地查看麦加光裸的背部。只见上面有些许淡紫色的小斑点,随即用手去按压,如她所料它们没有消失也没有退色,然后又从盒子里取出一片柳叶刀,切开淡紫色的斑点,它下面的皮肤没有血液流出,皮下组织则呈紫红色。

这些淡紫色的斑点在法医学上称为尸斑,而配合尸斑确定死亡时间的就是尸体僵硬的程度,但是此刻的尸体部分已经软化。她转头看向窗外的阳光,这里属于沙漠地区,房间里的气温至少超过三十五度,她可以断定他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二十四个小时。

那么死因呢?

从死亡时的形态看,是窒息而死,和中毒不同,虽然死者都会唇先泛起微紫色或黑色,接着身体其他部位也会出现此现象的症状,但窒息前死者大多都会流口水,而麦加嘴边的白色干涸物就是唾沫变干后的痕迹,但是他喉部没有明显的紫色痕迹,那么他也不是被勒死的。

突然,肩胛骨处一个暗红色的小红点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像是被某种东西刺过的痕迹。

她抬起头,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几座蜡烛台上,其中有一座插着未点燃的新蜡烛。

灵光一闪,所有的线索都联系起来了。

她环视表情各异的三人,视线定住其中一人。

看着他谦和的容貌,她心中莫名涌起一股恻隐之心,她对凶手的动机猜出了七八分,知道这么做他并非为了自己,但作为一名侦探,她不得不把真相说出来。她卷起死者身边的地毯,“好了,你们可以找人葬了他了。”

尽管她的语气平和,神色也没有异常,但从她眼里,他们了解到她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凶手是谁?”塔卡首先冲到她面前,愤恨的模样随时都有可能将凶手碎尸万段。

她没有回答,脑中思索着这里不是说出真相的好地方,一旦他的怒气爆发,她必定会受到波及,主意一定,她无视塔卡咬牙切齿的神情,径自走出门外。

她的举动无疑引来了他的叫嚣,“你去哪?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脚步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她只是甩了甩手,“我累了!回牢房!”

三人也只好跟着她走出房间,徒留一具死尸。

牢房里,阿尔缇妮斯刚打开牢门,脚还没跨进去,就听到打雷似的脚步声。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人未到吼声却先一步传入她的耳里,下一秒塔卡粗壮的身体就闪了进来,接着是气喘吁吁的奥利,他天真的脸孔疑问重重,最后是伊斯,他脸上的表情相当平静,慢条斯理地踱步而来,站在两人中间。

人都到齐了!嘴角勾勒出一朵笑容,她继续踱步走进牢房,顺便关上牢门,挑了一个远离牢门的位置盘腿坐下。

“你到底说不说!”塔卡贲起肌肉吼道,那模样像是随时准备着将凶手大卸八块。

他几乎想将牢门踹开,火气已经飙升到了顶点,在他打算付诸行动时,一道黑影挡在了牢门前。

“注意你说话的语气。”卡尔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冰雕出来的,他绝不允许有人对她无礼。

暴怒的眼神一对上他冰冷的瞳眸,塔卡下意识地收回了巨大的脚丫子。

“卡尔,没事,他伤不了我。”

“是。”他退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