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txt 玻璃 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穿越文

更新时间:2020-03-25 08:02:50

《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txt 玻璃 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穿越文 已完结

《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凡云玲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高冷,西贺

经典小说《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由凡云玲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高冷,西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去年秋季水涝飘黄豆,今年春季却是雨水量恰到好处。 就连钦天监和国师都说,今年会是个丰收年。 顾相思却觉得这什么钦天监和国师,纯属...展开

《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免费试读

去年秋季水涝飘黄豆,今年春季却是雨水量恰到好处。

就连钦天监和国师都说,今年会是个丰收年。

顾相思却觉得这什么钦天监和国师,纯属放屁。

“钦天监和国师的预测,还是有些用处的。否则,皇上也不会养着他们了。”西陵滟今晚又留宿在了上河村,一盏昏黄的油灯,他执笔为她翻阅账簿,计算百味居这个月的账务。

宝珠和西陵君在一张很漂亮的雕花大床上,床头旁的凳子上放着一盏油灯,西陵君在教宝珠读书。

宝珠趴在床边,一双小手托着粉雕玉琢的小脸,乌溜溜的眼睛眨了眨,红润润的小嘴嘟了嘟道:“哥哥,这个桃夭夭是什么意思啊?”

西陵君合上书本,看着妹妹无奈道:“不是桃夭夭,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唉!都教了好多遍了,妹妹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宝珠乌黑的眼珠儿骨碌碌转动着,忽然一笑说:“我明白了,哥哥是在想爹爹怎么还不和阿娘成亲,对不对?”

呃?西陵君真不知道,是该说这个妹妹聪明,还是……或许,妹妹是大智若愚?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宝珠翻身躺着笑嘻嘻吟诵哥哥教她的诗,笑容很天真无邪,眼睛里却是捣蛋孩子的鬼灵精。

呃?西陵君有些头疼的抬手扶额,他似乎是又被妹妹捉弄了。

宝珠当然不笨了,都是爹爹的孩子,哥哥能三岁启蒙背《千字文》、《百家姓》、《弟子规》,四岁能扎马步开始习武,她怎么可能会连一首诗背三天都记不住呢?

西陵君也有些心累了,自从父王带着他来蹭吃蹭住开始,他所有的习惯都被妹妹给打乱了。

“哥哥!”宝珠喊一声,又嘻嘻哈哈把他高冷守礼的哥哥,给扑倒在了床上。

西陵君都习惯了,一副毫不反抗的样子,任由他的好妹妹抱着他是又一番粗暴蹂躏。

顾相思看着这对欢欢喜喜玩闹的儿女,啧!心可是越来越动摇不定了。

“账簿对好了,早点歇息吧。”西陵滟整理好那叠账簿,放入一个带锁的箱子里,上好锁,把钥匙交给了她,眸光依然是似水温柔,能将人融化。

顾相思最受不了这个男人撩她了,不说话也受不了,眼神带电啊!

不过,自从他来了后,她是省心很多,至少账不用她焦头烂额的去痛苦对了啊!

李皓月是做事还算靠谱,可他一边忙店里各种事物,再来记账算账……如果每月还对账一回,他真会被累得英年早逝的。

为了他们的长久合作,李皓月就把每个月的账簿给顾相思送来了。

然后,顾相思就痛不欲生的总拿头去撞桌子了。

她偏科数学严重,当年考大学,她可是低空过得啊!

后来手机自带计算机,她就更懒了。

忽然来到古代用算盘算账,简直就是要她的命啊!

“你那甜薯和玉米长势都不错,比我让人种的那些,长势好多了。”西陵滟已在床边脱了外衣,褪了鞋袜,掀开被子,进了被窝躺下。

顾相思睡在最里头,怀里搂着她家假高冷的儿子,听他提起甜薯和玉米的事,她也是一声叹气:“百姓的想法很简单,一日三餐温饱,有瓦遮头即可。也是因此,他们只会去看眼前利益,而不敢去拿一家温饱冒一丝险。”

甜薯与玉米这种作物很新奇,可敢尝试的人,也只有她和吴家这样能有外收入的人家罢了。

也是因为他们的外收入足以保证家里一年到头的吃喝用度,他们才会愿意尝试。

否则,那怕她和吴家关心再好,他们也是不会跟着她冒此等大险的。

西陵滟正是因为如今方明白这个道理,才会如此后悔引进南琰国的新物种。

“南琰国与西贺国隔着一片大海,分为两大洲,百姓与百姓无接触,行商交易也不容易。因此,两方百姓对彼此两国都很陌生,才会如此难以接受彼此两国的物种。”顾相思说到此处,忽然一喜道:“我想到一个好主意,王爷或许可以禀明皇上一试。”

“哦?不知是何好主意?”西陵滟侧身卧在床外侧,怀里抱着已经微微打鼾的女儿。

顾相思也侧身而卧,怀里的儿子也睡着了,她一手轻轻拍着他后背,一边又压低声音道:“每一个国家,都有彼此的国学院,这是属于朝廷建立的大学院,每年会有不少各地学子进入国学院,国学院中应该是很人才济济的。如果王爷能让皇上发文书给其他三国君主,与他们商定交换生之事,四国的人,不就可以互相学术交流,丰富各国农作物与知识,让各国百姓不再见识那般窄小了吗?”

只要几国君主肯答应交换生,就不愁海上通商之路扩展不开了。

只要海上商路能扩展开,各国植物与知识必然会被丰富。

到时候,各国百姓的日子,应该也会好过很多吧?

“交换生?”西陵滟沉思起来,对于这个新颖的想法,他惊奇与惊喜皆有之。

至于皇上那边?只要他提及此事后,好好写上一本奏折,皇上定然有办法去说服满朝文武。

“王爷,皇上那边……你有多少把握?”顾相思也听闻过一些传闻,可传闻始终都只是传闻,真相还要听当事人怎么说。

“皇上与我同年,可说是打小一起长大的。比起叔侄这个身份,我们更像是相扶持走过一路艰险的好兄弟。”西陵滟不会背叛西陵楚,西陵楚也不会不信任他,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情谊。

“皇上若是能如此信任王爷,那这事便能有八成把握了。”顾相思对于西贺国的一些事,也是略有了解。

皇上为嫡出次子,并不是当今太后的儿子。

当今太后也非是先帝元后,而是继后。

皇上在他继母身边长大,受了很多苦,是西陵滟一路扶持着他,才把他送上了皇位。

有传言说,当今太后那个十二岁早夭的儿子,是西陵滟杀的。

也是因此,当今太后李氏,才会一直与西陵滟不对头。

至于当年真相如何?宫闱秘辛,又岂能轻易为外人道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