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公子别客气》公子休要太客气纯伴奏 妖孽受 公子别客气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4-16 16:04:19

《公子别客气》公子休要太客气纯伴奏 妖孽受 公子别客气健全文 连载中

《公子别客气》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风染竹尘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梓遥,王婆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公子别客气》的小说,是作者风染竹尘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哎呀呀呀,疼……疼疼,你干嘛呢”潘父微眯起眼睛,面部扭曲成了一团。 “今天早上让你带着阿远去街上卖几只公鸡,你俩到好,一去就是...展开

《公子别客气》免费试读

“哎呀呀呀,疼……疼疼,你干嘛呢”潘父微眯起眼睛,面部扭曲成了一团。

“今天早上让你带着阿远去街上卖几只公鸡,你俩到好,一去就是一天。你们干脆也别回来了呀!”

“哪儿啊,就是路上遇到点事儿给耽搁了。”

“能有什么事儿,是赵寡妇家又走水了,还是张翠翠她爹又快死了啊?废话少说,钱呢?拿来!”潘氏摊开手掌心。

潘父无奈的把钱袋交给李娇,李娇拿起来先是颠了颠,又打开来细数了一下,发现不对劲:“今儿钱怎么那么少啊?你是不是拿钱去干嘛啦!我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嫁给了你我。起早贪黑的,没日没夜的照顾你们爷儿俩,还要照顾未出嫁的小姑子,最后还被自己的郎君拿血汗钱去养别的女人,还活不活了我,呜呜……”

潘武才大喊冤:“我哪敢动咱家血汗钱呐,真是冤枉死我咯,天地为证啊。今儿呢是帮了一小姑娘,因为她阿母病死了一个人怪可怜的。咱阿远非要去帮忙,我拦也拦不住啊。要是我骗了你啊,我就不得好……!”

没等潘父说出那个死字,李娇已经捂住了他的嘴:“我等会儿再来收拾你。”说完就向里屋走去。

进了客房没人,穿过小门来到了后面地小卧房。李娇小心翼翼地敲门,毕竟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不可委屈了潘家地独苗。

敲半天没有声响:“你不说话,阿娘就进来了哈。”

等了半天还是没声音,于是李娇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看见潘远正盯着一个手镯发呆。

然后慢慢走在他身边规规矩矩地坐下:“阿远。”

潘远好像没有注意到李娇进来了,吓得一激灵,本能反应地把手镯藏了起来。

李娇也被吓了一跳“吓我一跳!”然后顿了会儿,指着潘远手里地东西问道:“你手里拿着什么呀,给娘看看呗。”

“没……没什么,就是个小玩意儿。”

看着潘远躲躲闪闪的样子,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阿远啊,发生了什么事?你和阿娘说说,如果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阿娘绝对不会怪你的。如果是与你爹有关的话……那你就更得做个诚实的孩子啦!”

潘远立马摇头:“没有没有,是我无意间看见一个小女孩为了给她阿母治病,拿首饰换钱请大夫,我想帮她。所以用钱买下了她的手镯,陪她请了大夫,可惜,我们还是去晚了。她阿母已经病逝了,看她孤苦无依又帮着她把阿母给火化了,这才耽搁了那么久。”

李娇差点忍不住暴脾气:“自家都火烧眉毛了,还尽管别人家的破烂事儿。你啊,出门在外的,可别被别人骗了还帮忙数钱呢!

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点重,立马转变了过来,柔声的说:“好啦,准备下出来吃晚饭吧,下次自己长点心眼,别什么人都帮!”

李娇走出房门小声嘀咕“嫁了个窝囊废就算了,还生了尽做赔钱买卖的傻儿子,还要照顾未出阁小姑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小梓遥一路上很紧张,大气也不敢出一个。王婆在一边特别不耐烦了,一直催小梓遥。

“你倒是快点呀,在踩蚂蚁呢。水也给你喝了饭你也吃饱了,我对你算不错啦。你可是我第一个送出去,还请吃饭的姑娘,不要搞得像我亏待了你似的。”王婆双手插腰,屁股微微一撅。

小梓遥感觉有点怕了,总觉得这王婆一点儿也不像起初见面那般和善,也许处得久了,就藏不住狐狸尾巴啦。

眼前突然出现两条分叉路口,一条是蜿蜒却开朗的小道,另一条是宽大却杂草丛生的大路。王婆看也没看,直接走那条大路。

小梓遥心生疑惑:这条路怎么不对呀,记得以前和阿娘去过城里的,应该是走小的那一条才对。

马上试探道:“王婆婆,这到处是绿,您可别走错呀。”

“不会不会,我经常走着的,就像蒙着眼都找得到。”边笑边说。

小梓遥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安慰着自己,是自己记错了。

走了一会儿,前方有一个黑漆漆高大的影子停在树边,正时不时的往这儿望。

王婆笑着扭着腰迎上前去,小梓遥顿时感觉不对劲,觉得那男人十分熟悉。

她突然想起来,有一次与阿母去街上买东西。突然半路上从一个楼里跑出来一个比自己年龄稍长的女孩,满身是伤,衣服都被撕成了好几块。

这个脸上长着丑陋的疤还凶狠狠的男人带着几个人跑了出来,急忙抓住了女孩,拿着鞭子朝着她的身上就是一顿痛打。

阿母故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急忙走开了,自己的脑海里全程都是小女孩惊恐绝望的尖叫声和惨不忍睹的画面。

小梓遥非常害怕,放慢了脚步,双腿发抖。看着自己渐渐拉开了与王婆的距离,转身就跑。而王婆此时只顾着与前方人接应,并没有注意到小梓遥的异常。

就在小梓遥没跑出几步后,那男人就看见了正在奔跑的小梓遥。他也顾不得和王婆说话,拔腿便追了过来。

小梓遥听见了追赶声,心里是又怕又急。无奈天已经微微黑了,前方的路根本就看不清,自己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闯。

那男人跑得很快,眼看着没几步就要追上来了,那王婆还拖着笨重的身子在后面一摇一摆跑着。

小梓遥太害怕了,也看不清走来的路了,一不小心就进了漆黑的小树林里。途中因为鞋子被绊掉了,那只光脚丫上布满了刮痕,还沾上了许多小碎土。血和泥混在一起,就变成了褐色。

男人不甘示弱,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便跟着进了小树林。无奈天很黑了,但是他对这一片可太熟了,不可能迷失方向。

低头间看见了小梓遥掉落的布鞋,拼尽全力地朝着小梓遥逃跑的方向追去。

全身上下遍布伤痕,小梓遥心力交瘁,实在忍受不了那脚下传来阵阵的刺痛,一沽沽鲜血正在往外直流。她看到一个草丛便躲了进去。

可是那男人没一会儿就赶到了,他发现这里无比安静,然后慢慢地踩在草地上,踩碎的树叶声,像锣鼓一样响亮。

“快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儿。小宝贝,别躲迷藏啦,我们赶快回去吃饭吧,你不饿吗?不听话的小孩,是没有人喜欢的哟。”

听着声音越来越近,小梓遥全身都在冒冷汗,她借助柔弱的光看见了一块石头。急中生智,把石头往那边一抛,自己就朝着这边就跑了。

果然,男人听着声音,追到石头那边去了。

小梓遥跑啊跑啊,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腿已经发酸了。这时已经没有追赶的声音了,她回头看了看,后面确实没有人跟过来。

自己微微松了口气,然后慢慢转身,突然王婆那张惊悚的脸,正露出奸诈的笑容。

王婆力气很大,一把扛起了小梓遥,任小梓遥怎么挣扎,对她丝毫没有影响,只是加快步伐往前走。

“你个老不死的,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儿啊!我告诉你,我很凶的,会吃人的!”

“带你去享福呗!别人想有这待遇还没这条件呢,你就知足吧你。等着吃香的喝辣的,到时候你还要来谢谢我呢!”

“谁稀罕呀!你个死骗子,你个大坏蛋!放我下来,福儿你自个儿享去,我不要!!快放了我!”

小梓遥挣扎了大半天,又是骂又是晃的,过了会儿居然累了,于是便停下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诶,小丫头,这就对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你自己少受点苦儿,我也能轻松点儿不是。”王婆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吐完这句话。

突然,侧方向散着些许微光,隐隐传来人的声音。不管是哪里,只要人多,就有机会获救。

小梓遥灵机一动,便撒娇道:“王婆婆,我下午吃得有点多,肚子有点疼哩。你放我下来让我去方便一下呗。”

“别给我打什么歪主意,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精儿装着什么鬼点子。给我好好待着,等我找到了刀疤,就松活了。”

“婆婆,我不跑了。你说那里有那么多好吃好玩的,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如果你不送我去,指不定我哪天就饿死街头了。而且,这憋不住不得撒在你的身上嘛,到时候可怪不得我哈。”

王婆心里有点松懈了,谅她个小娃娃也作不出什么妖来。随便找了个树桩停了下来,然后放开了小梓遥。

“快点去,撒完了我们还要赶路呢。”边捶着腿揉着肩说。

小梓遥敷衍的应付了几声,走到不远处的草丛里蹲了下去。她蹲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在草丛里移动,时不时看一眼王婆。

“你好了没啊?”

“哪儿能那么快呀!又不是放屁,说放就能放完的嘛。”

王婆嘀嘀咕咕“事儿真多!”

没一会儿,小梓遥已经移到离王婆几十米远的位置了。王婆突然感觉到不对劲,轻叫了几声没应,扭头一看,小梓遥的头在远处晃来晃去的。

她一急立马站了起来大喊一声“你给我站住!”不料,这老身子老骨的,居然腰闪了。是又痛又急,叽叽哇哇的边跑着边作苦脸样。

小梓遥闻声,起身就往光亮处跑,撒开两条腿,头也不敢回。闪过无数的草丛,只听见自己奔跑和喘气的声音。

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抱住了小梓遥,无论怎么挣扎都不松手。恍惚之中,看见了那人脸上明显的刀疤。

“这下,我看你怎么跑!”

小梓遥整个人都不正常了,自己仿佛变成了那日看见的小女孩,无尽的尖叫声在耳边回荡。一着急,直接用那只小小的手指戳中了他的眼睛,疼得哇哇直叫。

虽然腿变得很软,但还是义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