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快活王子》快活app H文 快活王子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0-04-22 16:03:48

《快活王子》快活app H文 快活王子精彩内容 已完结

《快活王子》

来源:作者:苟天晓分类:短篇主角:张羽,黄大侠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苟天晓原创小说《快活王子》,主角是张羽,黄大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张羽以为第二天一到学校就会有人通知他去校队报到,但一天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第二天也是如此。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一周都过去了...展开

《快活王子》免费试读

张羽以为第二天一到学校就会有人通知他去校队报到,但一天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第二天也是如此。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一周都过去了,依然毫无动静。

张羽急得跟啥似的,他每天都偷偷地观察着江霁红,希望从她那儿看出一些希望。但江霁红跟以往一样,对他从不在意,视而不见。

只有老爸跟他一样急。老爸第二天一回来就问去了校队没?一开始还安慰他,说等一天两天也很正常,不要紧,等着吧。一周过去了,第二周依然没有动静,老爸都不敢问张羽了,每天一回来只是紧张地看着张羽。

现在轮到张羽反过来安慰老爸了。他知道老爸骨子里很高傲,求一次人已相当不容易,现在要他再去求第二次,那也太为难老爸了!他对老爸说,不要紧,等上一周两周也很正常,没关系,等着吧。但他心中却盘算着自己想办法,早日解决这个问题。

他能想出什么办法呢?他急中生智,想起这么一个在七十二中流传已久的说法,说七十二中孔子雕像在揭幕时被著名的旺果大师点了睛,开了光,因而通了灵,孔子他老人家,至少是他的弟子们会时不时降临神坛,给一些走投无路的可怜虫提供救援。据说那个不必——大家惹急了都要去找的大名鼎鼎的不必——也活跃在孔子神坛,助人为乐。不少学生和家长都偷偷地拜过神坛,而且据说看学校大门的老陈头因此收的烟酒已够他吃喝一辈子的了!

张羽决定去求孔子神坛。这天课外活动没其他的事,同学们都跑出去打蓝球踢足球,张羽背起书包和球包,来到校园东北角的杏林。

时令已近深秋,杏林一片金黄,树上挂满黄叶,地上铺满一层黄叶,在秋日的夕阳中散发着迷人的色彩和醉人气息。一阵秋风吹来,黄叶纷纷扬扬,飘满空中。

孔子雕像就在杏林深处。孔子的头上和佝偻的肩头落满了黄叶,但他老人家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专注、深邃、怜悯地注视着前方。张羽刚来到孔子雕像面前,以为圣人在看着自己,他稍稍移动了点位置,发现他老人家原来是穿过自己凝视着遥远的远方。

张羽从来没有干过求神拜佛的事儿,本来不知道该怎么做,但他求神心切,加上孔子他老人家是这样的慈祥,看起来很好说话,所以张羽无师自通地双手合什,对孔子雕像低声祷告说:

“夫子圣人(这是老爸对孔子的称呼),请你帮帮我吧——”

他刚说到这里,杏林突然刮来了一阵风,黄叶再次漫天飘飞,黄叶中露出一匹小马,这匹马神龙见首不见尾,张羽只看见了它俊美的马头,它随口吞吃着枝头上的黄叶。张羽感到奇怪,这里怎么会有马呢?便更令他奇怪的是,这匹小马似乎还长着一对翅膀!张羽不禁惊叫了一声,连忙去揉自己的双眼,等他再次睁眼看去,小马已经消失了,杏林也恢复了平静。

“嘿!”张羽不禁摇了摇头,自己放着这么大的事来求夫子圣人,都不专心致志,自已的理想能实现吗!他又摇了摇了头,以摇去大脑中的杂念和干扰,他从球包里掏出自己心爱的羽拍,双手捧在孔子面前,以此来集中自己的大脑,表达自己的虔诚。

“夫子圣人,请你帮助我,让我顺利地进校羽毛球队吧!”

这话一说完,杏林中又刮起了一阵大风,这时张羽才明白这风非同一般,不是自己思想不集中,你不被这风吸引是不可能的!

张羽转着圈看着这风,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等到他转完一圈又对着孔夫子时,他听到背后有人说:

“可以呀!”

张羽吓得跳了起来,他跳着转过身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相貌奇异,身材削瘦而柔韧,脖颈尤其有特点,修长柔韧,矫健灵活,转动不定。他的头颅比较小,双目机警灵活,也转动不定。他身穿一袭长袍,腰间挂着一把弯刀,就像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人物一样。

“你是谁?”张羽脱口说道。要不是他的吃惊,这句话肯定是很无礼的。

“我就是你要求的人!”这人说。

“你难道是……孔圣人吗?”这话一说出张羽就觉得很蠢。

“哈,怎么敢呢?”显然这个误认使这人很高兴,他不由得咧开嘴笑了,张羽也放松了许多。

“我可以帮助你,使你的愿望变成现实。”这人庄严地承诺说。可能因为太庄严了,他的神情中涌出了一种激动。

“真的吗?”张羽喊道,他更激动。

“当然了!”

“为什么?”张羽也明白自己这句话很无理,但他愿意用这样的话来坐实这件事。

“你今天到这儿干吗来了?”这人反问道。

“来求孔子神坛呀!”

“这管用吗?”

“当然管用!”张羽喊道。这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事情似乎命悬一线,如果稍有动摇,自己的梦想就会泡汤。

“哈,那就对了!你来求孔子神坛,而我正是孔门弟子,我难道不能帮助你吗?”

“你是孔门弟子?是哪一个?”张羽继续无礼地说。他对孔门弟子其实也是一知半解,他只知道有个颜回,有个子路,还有一个叫子贡。对了,还有个叫公冶长的,这个人因为能懂鸟儿说话,因而民间有不少他和鸟儿的民间故事。

“我是漆雕开门人。”这人庄严地说。张羽现在发现他一庄严就会激动和不安。

“漆雕开门人?”张羽闻所未闻。

“孔圣人门下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分八个派别——所谓儒分八派,我属漆雕开一派。”

“漆雕开一派?”张羽依然云山雾沼。

“漆雕开是孔子亲传弟子,我属他这一派,所以也是孔门弟子。”

噢,原来是这样!只要他是孔门弟子,能帮自己实现梦想就行!

“我们这一派以侠义自任,专门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剪除不平。”这人更加庄严也更加激动不安地说。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很像金庸武侠小说中人物哩!

“读过金庸的武侠小说吧?他写的就是我们这一派人!”

张羽拼命地点着头,他不由得激动地脱口喊道:“漆大侠!”

大侠笑了:“不是漆大侠,漆雕是复姓,是我们祖师爷的姓。我姓黄,你叫我黄大侠好了。”

张羽激动地点了点头,却喊不出来了。他突然想起校羽毛球队教练姓漆,以前自己还觉得奇怪,现在才知道漆再奇怪也不及漆雕奇怪。

“你们校羽毛球队教练姓漆,事实上他姓的是漆雕,人们为了图简便常常把复姓写成了单姓。”黄大侠看透他内心似地说。

张羽吃了一惊,黄大侠的明察秋毫使他很高兴,这样自己的事就更有把握了!而且漆教练本姓漆雕,跟黄大侠乃至自己有了一种隐密的关系,这件事对自己肯定也有帮助吧?

“我想进校羽毛球队,请黄大侠帮助我!”张羽正式请求说。

“没问题。这件事本来你老爸已托人了,只不过是那个人给忘了。我提醒她一下就行了。”

张羽又惊又喜:“谢谢你,黄大侠!你也知道我老爸?”

“当然了,因为你老爸是个诗人,很了不起!”

张羽警觉地张大眼睛,他以为黄大侠也要嘲笑老爸曾是个诗人。

“诗人虽然在这个世界被人轻视,但在我们的世界里地位很高,很了不起!——当然了,我说的是真诗人,不是那些伪诗人。”黄大侠诚肯地说。

第一次听人这样赞美诗人,张羽心里非常高兴,以致于忽略了为什么是这个世界那个世界。

“你知道吗,你老爸的代表作叫《刀歌三章》,一组很了不起的诗!”黄大侠接着说。

张羽点点头,但随即又慌忙摇摇头,他并不知道老爸的《刀歌三章》,说实话他还真没读过老爸的任何一首诗!

“我再送你一只羽拍吧,”黄大侠慨然说。

“真的?”张羽更加喜出望外。

黄大侠接过张羽手里的球拍,看了看说:“这只可以扔掉了。”

“不!”张羽喊了起来。这只羽拍是老爸用省吃俭用攒下的私房钱给他买的,一千多元呢,当时相当的高档。

“哈,衣不如旧,好,有情义。我就在这只拍子的基础上给你换拍吧,旧中有新,新中有旧,这样也好。你喜欢什么牌子?”

“李宁牌!”张羽这只羽拍正是李宁牌,因为老爸常说买东西要买国产的,支持民族工业。最关键的是林丹用的也是李宁牌的!

黄大侠解下腰间的弯刀,与球拍合在一起,低声而又凝重地喝道:“变!”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他手中只剩下一只羽拍。

张羽急忙接过球拍,啊,还是自己的李宁牌拍子呀!但稍一转动,就发现它闪烁着一种新的光芒,真的是新中有旧,旧中有新。而且它还散发着一种特殊的犀利而逼人的气息。

“检查检查,看中不中意!”黄大侠傲然说。

张羽握住球拍,握柄没有变,合适而舒服,里面依然饱含着自己的体温、汗水、共同的日子和心心相印。他挥了一下拍子,拍杆弹性很好。他又摸了摸拍框,温温的,感觉很好,这是最先进的全碳羽拍!羽线超细,均匀而致密,一看就知道反弹力超强,手感很清脆。整个羽拍甜区很大,穿线磅数肯定是24磅,虽然不高,却适合自己。无论弹性、韧性、抗扭力、硬度都最适合自己。因此这是一只张羽心目中最理想的、也是为他量身定做的羽拍!

“有了这只羽拍,你就会所向无敌!”黄大侠宣布说。

张羽拼命地点头。无敌不无敌先不管它,首先他对这只球拍喜欢得不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