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娘子是贼》麻辣娘子贼相公 父子文 娘子是贼强攻

更新时间:2020-07-09 12:06:20

《娘子是贼》麻辣娘子贼相公 父子文 娘子是贼强攻 已完结

《娘子是贼》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乔簏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夏寒,清婆婆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乔簏原创小说《娘子是贼》,主角是夏寒,清婆婆,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第十七章吃醋狂魔 见荀殷离开后,夏寒城看了温词一眼,便冷着脸去了书房。 夏寒城此事的内心想法,如果你不哄我,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展开

《娘子是贼》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吃醋狂魔

见荀殷离开后,夏寒城看了温词一眼,便冷着脸去了书房。

夏寒城此事的内心想法,如果你不哄我,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我可以解释,我只把荀殷当做朋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出婚内出轨的事情来。”温词可是个很守本份的女人。

夏寒城抬头瞟了一眼温词说道“你怎么保证?”

“我……要不我给你立个字据?我温词说话算数。”对于这一方面,温词和叶欢还真的是有相似之处。

“不用了,我没兴趣。”夏寒城黑着脸,明明很生气却要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那好吧。”温词以为的没兴趣就是真的没兴趣,说罢,温词转身便走了,那她就不打扰夏寒城了。

夏寒城见温词离开了,放下手中的书卷,起身去了大理寺,一肚子的气,如果温词不哄他,他是不会消气的。

“大人,你怎么又回来了?”路白见夏寒城回来了,好奇的问,刚才夏寒城不是说要早点回去配夫人吃饭吗?

“让我猜猜,你和嫂嫂吵架了?”齐光磕着瓜子,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说道。

夏寒城不语,埋头整理着书卷。

“没想到我们家城城也有今天,平日里都是他气别人。”齐光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随即便收到了夏寒城的死亡凝视。

“你们是不是太闲了?大理寺没有案子要处理了吗?”夏寒城冰冷的声音说道。

“城城,要不你跟我们说说,或许我能帮上你,毕竟我比你了解女人嘛。”处理案子也不能急于一时,该偷懒就得偷懒。

夏寒城思索了一下,或许齐光真的能帮上忙“温词的青梅竹马来找她,她们两个小时候就认识,只不过后来温家遇难,荀家就搬走了,现在却明目张胆的来和我抢娘子,关键是温词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说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我问她你怎么保证,你知道她说什么吗?给我立个字据。”夏寒城黑着脸把事情叙述给齐光听。

“哈哈哈怪不得,那你就以同样的方式换回去啊。”齐光说道。

“同样的方式?”

“你在嫂嫂面前和一个姑娘抛媚眼,你看嫂嫂会不会生气,如果她生气了,那就证明她是故意的,如果她没生气……那……”齐光咽了咽口水,看向夏寒城,不知道接下来这句话说出口夏寒城会不会灭口他。

“那什么?”夏寒城追问道。

“那就证明……嫂嫂她根本没把你刚在心上。”齐光能看的出来夏寒城心里有温词,认识夏寒城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夏寒城这个样子。

“那只是时间问题。”

渐渐的天色也不早了,夏寒城回去的时候温词并不在夏府,肚子里的闷气还没有消散,上一次喝酒还是和温词成亲的时候。

夏寒城的脑袋里一直在回想齐光说的话,如果她没生气,那就证明她没把你放在心上。

……

意欢楼内,温词站在阁楼上看着月光,今晚的月亮好像比平日的要亮一些。

“姑娘,有心事儿?”清婆婆见温词在窗前愣愣的发呆,便问。

“心事太多了,都不知道该愁哪一件好了。”温词的心事确实很多,在她没有报完仇之前,一切都不能被判定。

“我看这其中必定有情爱只是吧!他心里有你,可你心里却不敢有他。”清婆婆一眼便看出了温词心里所想,毕竟她曾经阅历丰富,也算是看破世间红尘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该怎么做,我怕他受伤,也怕自己受伤,因为报仇的事情,我牺牲太多了,我不想让他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毕竟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也不想连累任何人。”或许如果没有这一遭事,如果她的家人还在,她还会勇敢大胆的去爱与被爱。

“你虽然不想连累任何人,但关心你的人也不想你一个人去冒险,我见那死丫头这几日在接待什么大人物,据说是为了帮你,你看啊,关心你的人都在默默的帮你,更合理他是你相公呢。”清婆婆虽然年纪大了,但看事情却很透彻。

相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则美害怕被抛弃,更害怕夏寒城会离开她,所以她不敢去用真心对待,她怕一担陷入就无法自拔。

失去的滋味,她不想尝第二次了。

“想当年,我是多么希望他能来娶我,哪怕是耕田织布,粗茶淡饭,我也会很幸福的,可是最后……谁又能预想到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清婆婆看着弯弯的月牙,年轻的时候,陪她赏月的人,曾经对她许下真心,可真心背后隐藏的确实抛弃。

“其实相公啊,很简单,就是那个能陪你到老,包容你所有的缺点,不会嫌你烦,不会让你一个人孤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清婆婆继续说道。

“好了,老东西,就别在这给我们家小词传授你那点经验了,到头来不还是被男人抛弃了。”则美顺着楼梯上了阁楼,听见清婆婆和温词的对话说道。

“哼,死丫头,谁让你把我最爱喝的女儿红藏起来了。”清婆婆就好这一口,喝点酒,她就能忘记烦心事儿,忘记当初。

“我可没藏你的女儿红,酒喝多了也会没的,他都死了多少年了,你还惦记着。”则美不希望清婆婆想起那个背叛她的人,忘记他的清婆婆很快乐,更何况,那个人都死了好几年了,据说是得了病,就连太医院最厉害的太医都没能医治好,在则美看来,就是得了报应。

很少人知道清婆婆当年坏了驸马爷的孩子,在驸马爷迎娶公主的那一天,清婆婆就已经知道自己怀孕了,只不过后来清婆婆被公主灌了堕胎药,这个可怜的还没有出世的孩子,就这么没了,这也一直是清婆婆多年的心病。

虽然则美和清婆婆平日里也是谁都不让着谁的吵吵闹闹,但则美却从来都不提孩子的事情,因为她知道,孩子是清婆婆最大的心结。

“我说的这些都是过来人经历过的,这个死丫头偏偏不听。”

“行了,天色也不早了,小词你快回去吧,她自己能掂量着,您就甭操心了!”清婆婆一絮叨起来就没人受得了,这么多年除了则美早就习惯了,其他姑娘们都不愿意和清婆婆多说一句话。

温词点了点头,看着这婆孙俩人倒是热闹。

……

温词回家的时候夏寒城已经喝多了,一桌子的酒坛子,倒的倒,碎的碎。

“别喝了。”温词抢过夏寒城手中的酒杯,怎么一会儿功夫,夏寒城就喝这么多。

“你松手。”夏寒城夺过酒杯,继续喝着。

“夏寒城!你都喝这么多了!”

“你别管我,让我喝。”夏寒城脸上泛着红晕,眼睛微微睁开,他喝的确实有点多了,眼前的温词已经出现重影了。

“我不管你谁管你,行了,别喝了。”温词扶起夏寒城,将夏寒城扛到床上,解开他上衣的扣子,拿起湿手帕帮夏寒城擦了擦脸。

“小词……小词……”夏寒城抓住温词的手,嘴里念叨着温词的名字,微微睁开眼睛,看见温词就在自己的眼前,一个翻身,将温词压在身下。

“夏寒城你喝多了。”温词推开夏寒城,帮夏寒城盖好被子,却被夏寒城拉住了手。

“别走……”夏寒城迷迷糊糊的拉住温词的手,虽然喝多了,但是他的心却很疼。

“我不走,我不走。”温词安抚着夏寒城的情绪,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夏寒城,心里油然而生起一股心疼,他是因为白天的事才喝这么多的吗?

“小词……我……爱……你……”夏寒城含糊不清的说着梦话,温词靠近夏寒城的嘴边,听了听夏寒城在说什么。

不料却被夏寒城搂住脖子,强吻了下去。

温词瞪着大眼睛,夏寒城的举动吓了她一跳,不是睡着了吗?

只见夏寒城闭着眼睛肆意亲吻着温词,嘴角还露出一模邪恶的笑容。

他在装醉???

温词脑袋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没错,夏寒城在装醉。

“骗子。”温词推开夏寒城,擦了擦嘴,皱着眉头说道。

“这是今天白天的惩罚,从现在开始,如果你再和除了我以外的哪个男子有亲密接触,我就吻你。”夏寒城搂着怀里的温词,满脸坏笑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和别的男子有过亲密接触?”温词问道。

“简单的触碰也不行。”夏寒城看着怀里放人儿,得意的嘴角慢慢的上扬。

“幼稚。”

“哦?不妨你试试看?刚好大理寺最近有很多案子没找到凶手,我不介意找个替死鬼。”他可不是说说而已,毕竟他可是有着“冷面无私”的称号。

“卑鄙。”

“为了你,再卑鄙我也愿意。”虽然被温词说成卑鄙,但夏寒城却很开心。

温词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她怕易水寒的身份暴露,今天的夏寒城就会消失不见。

……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