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暮暮月下柳》暮柳 kuso 暮暮月下柳YAOI

更新时间:2020-07-18 12:09:35

《暮暮月下柳》暮柳 kuso 暮暮月下柳YAOI 连载中

《暮暮月下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北徐.分类:玄幻言情主角:裴竹,沐风

主角是裴竹,沐风的小说《暮暮月下柳》此文是北徐.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么做虽残忍,但也是无可厚非,沐风将刺进那瘦小狼人身体中的长剑拔出来,那狼人就慢慢的倒在地上,胸口留着黑色的血液,他努力的爬向狼...展开

《暮暮月下柳》免费试读

这么做虽残忍,但也是无可厚非,沐风将刺进那瘦小狼人身体中的长剑拔出来,那狼人就慢慢的倒在地上,胸口留着黑色的血液,他努力的爬向狼人首领的尸体处,然后,缓慢的闭上眼睛,过来几秒就已经没了呼吸。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看到眼前的景象,沐风的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看着地上瘦小狼人爬动时留下的血液的痕迹,沐风叹了口气,“小狐狸,我们把他们埋了吧。”

刚才的那一幕很震撼,裴竹都已经愣在原地好久了。听见沐风的话语,这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嗯,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干的,毕竟是同族。”很罕见,裴竹这次并没有叫沐风“臭道士”语气平静的说着,走向了那两具尸体。

两人并没有选择太远的地方埋葬,在离村庄不近不远的地方挖了很多坑,在那个小女孩瑟瑟发抖的眼神下一次一次的拖走尸体,两人都是有法力的,埋葬了所有的尸体后,沐风一拍脑袋,“呀!小狐狸!我才想起来法阵那里还困着几个呢!”

沐风说完这话后,裴竹并没有回答他,只是与沐风对视一眼,或许是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太长,让两人都有了默契,裴竹拿起长剑赶到那法阵幻成的大网前。

这法阵并不致命,主要的功能只是为了拖住敌人,里面那几个被紧紧网住的狼人裴竹看见裴竹后很,大声的命令着裴竹把这网弄开,还说什么只要解开可以饶她不死之类的话语,裴竹不是个傻的,从他们的表情和眼神中就能看出来。如果今天自己没有点实力,只要解开这网就必死无疑。可惜,他们或许都没想到自己的老大都是死在裴竹的手里。

可能是修炼成魔时把脑子给丢了,他们眼睛和鼻子都是摆设一样,居然没闻到裴竹和沐风的身上有一股独属于狼人血液的味道,甚至裴竹的衣裙个脸上还沾着黑色的血液。

“嘘,别说话,很快就好了。”裴竹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拿起手中的长剑狠狠的刺进了那狼人的胸口里。

斩草除根这句话沐风没有说错,毕竟......掌门就是这么告诉门派里的师兄弟师姐们的,在斩妖除魔时一定要斩草除根,就连幼崽也不能放过。

狼人群的总体实力不算高。毕竟连裴竹修为的一半儿都没到,要不是因为修炼成魔了,恐怕也不能打斗这么久,阮光也不能受伤。

那网里的狼人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裴竹和沐风竟然会直接动手杀了他们。解开了法阵,裴竹和沐风推着最后的狼人尸体走向了埋葬的土坑里。处理好后,该回去看看阮光和那个小女孩了。

幸好那时在县城买了干净的布和药粉,沐风将阮光的上衣扒了下来,那伤口很吓人,也很深,打开其中的一个小瓶子,里面满满的液体,裴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瞧见沐风将那液体倒在阮光背后可怖的伤口上,然后,又在那布袋子里翻来覆去地找着。

“在哪呢?上哪去了呢?小狐狸!都怪你非要在这里塞些破烂,不然也不会这么难找。”沐风一边在那布袋子里找着,一边埋怨着裴竹。

“我,我,那不是。”裴竹自知理亏,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想到要怎么反驳沐风,而一旁的沐风贼是挑了挑眉,戏谑的看着裴竹,裴竹被看得有些心虚,一屁股坐在阮光身旁,“好啦,臭道士,我错了还不行嘛!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你们确定还要在继续斗嘴吗?伤口晾在空气中挺疼的。”阮光有气无力的说着,暖风吹过他的伤口,更是让阮光疼的瑟缩了一下。

听见阮光的话,原本还吵着激烈的两人瞬间闭上了嘴,一个乖乖的仔细翻起布袋子里的药,一个观察着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小女孩,看得出来,这小女孩过得并不好,衣衫褴褛的,衣服又脏又破,破的让裴竹怀疑这会不会是从垃圾堆里翻找出来的。小女孩不是傻子,裴竹这么直白的盯着人家看,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找到了!”沐风大叫一声,在这种有些安静的气氛里,沐风的这一身着实把裴竹吓的不轻。

“臭道士!你没事乱叫什么!吓死我了!”裴竹拍了拍自己的心脏,有些恼怒的锤了沐风一拳。

“哎呀轻点!小狐狸,我这不是激动了嘛,终于找到了那个药瓶。”沐风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那个药瓶上的盖子。将药粉均匀地倒在阮光的伤口上。

阮光已经快疼的没有知觉了,此时感受到沐风将药粉撒在伤口上面,反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感觉到伤口有些痒痒的。

撒完瓶子里的药粉后,沐风从布袋子里拿出干净的布,一圈一圈地缠在阮光的伤口上,这布很长,全部用完后阮光整个上半身都被缠满了白色的布。

修炼法术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比如说,阮光的上衣被那狼人首领抓出了几道长长的爪痕,上面也沾满殷红的鲜血,可沐风甩甩手用点小法术后,这上衣就又变的崭新如故,就连血迹也消失不见了。

这村庄也不能多待,毕竟三人都不是很想看见那村民的嘴脸,沐风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女孩,思考了半天还是觉得告诉一下比较好,“小姑娘,哥哥姐姐们要走了,你要是想找到这村子里的人,我们可以带你去。”

那小姑娘像是没听见沐风的话语,嘴巴一抿,似乎就没打算搭理他。

沐风显得有些尴尬,用手肘轻轻怼了怼裴竹的手臂,眼神暗示着让裴竹说点什么,而一旁的裴竹沉默了一会,眼神盯着一旁坐着的小女孩说道:“你爹娘呢?他们怎么走的时候不带上你?如果你想,我们可以带你去找你爹娘。那群村民应该还没走远。”

不知是不是裴竹的错觉,当她问起小女孩的爹娘时,她的目光暗淡了下来,小女孩低下头,小声的说道:“你们找不到的,因为他们都死了。”

裴竹有些尴尬,她不知道小女孩竟然是这种情况,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思索半天才崩出来一句话,“额,那你应该有人抚养吧?我们带你去找他们。”

并不知道小女孩真实情况的裴竹又一次精准的踩雷,现在的小女孩儿一脸快哭了的表情闷闷的说道:“他们不喜欢我,觉得我是个累赘,他们知道了狼人要屠村,让我留在这里喂狼人,说那样也能为他们拖延点逃跑的时间,也算是有点用处了。”

这是小女孩第一次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当裴竹认真的听完了小女孩说的话后,气愤地捏紧手中的长剑,“臭道士!你们人类都这么无情吗!连一个幼崽都要这么对待?”

“哎哎哎小狐狸,虽然这小姑娘嘴里说的那人很垃圾,但你也别一杆子打死啊!你们妖族也有好妖坏妖的你说对不对?”沐风说完后,裴竹认真的想了想,沐风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臭道士,那群村民往哪走了?我今天非要教训教训他们!”裴竹捏紧拳头,有些气愤的说着,那日清晨给她留下的阴影很大,也因为那次事件,让裴竹对那些村民的第一印象本身就不太好,今日,更是搞出来这么多事情,虽然说不能动手杀人,但是教训教训还是可以的,裴竹这么想着,走到小女孩面前,伸出手擦了擦她脸上的灰尘,又那伸手拿过那个布袋子,将里面的创伤药拿出来,轻轻的倒在小女孩脖颈上。

“本来想给你包扎一下,但是一会教训完那些坏蛋还要给你洗洗澡,你先忍忍吧,很快就好了。”

这么温柔的裴竹沐风也是第一次见。或许是作为女性的裴竹有些母爱泛滥,她看见小女孩这样可怜,下意识的就想着对她好。

裴竹一把抱起小女孩,看了一眼沐风,“臭道士,那群村民往哪走了?”

“他们说村子里有条小路,他们可以从那里走......了”沐风话还没说完,裴竹已经带着小女孩先一步走了过去。“这小狐狸还真是心急。”

裴竹确实有些着急,想着赶紧处理完后,找个有湖泊的地方休息几天,一边给阮光养伤一边照顾着小女孩。

在小女孩的指路下,裴竹很快就找到了沐风所说的那条小路,人形走的有些慢,裴竹干脆变回原型,原型的形态很多,有大到可以驮着人奔跑的,也有小到可以被小女孩抱在怀里的,裴竹看了一眼瞧见自己原型而愣在原地的小女孩,“我是妖怪,你要是不害怕就爬上来我带着你去报仇,然后你跟着我们走,要是害怕的话,我们就在附近的县城给你找个好人家安顿下来。”

小女孩的年龄看起来才不过十岁,表现的却是格外成熟,她愣了一会,听见裴竹的话后,目光坚定的对着裴竹说道:“我第一次碰见对我这么好的人,所以哪怕你是妖怪我也不害怕,我们走吧!”说完,那小女孩爬上了裴竹的背,小手紧紧的搂着裴竹的脖子,在她那对毛茸茸的大耳朵旁边轻轻说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