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公爵的契约》公爵的契约未婚妻 诱受 公爵的契约完整版未删节

更新时间:2020-07-20 08:02:36

《公爵的契约》公爵的契约未婚妻 诱受 公爵的契约完整版未删节 连载中

《公爵的契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抽风的笋子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洛兰,帕克

《公爵的契约》由网络作家抽风的笋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洛兰,帕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有没有人说过,洛兰,你的眼睛真漂亮? 洛兰狠狠一怔! 有没有人说过…… “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帕克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赞美在...展开

《公爵的契约》免费试读

有没有人说过,洛兰,你的眼睛真漂亮?

洛兰狠狠一怔!

有没有人说过……

“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帕克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赞美在这种特定的状况下显得很是欠抽,连忙焦急的解释:“我是真的想说它很漂亮,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我……”

帕克解释的很是慌乱,手忙脚乱的笔画,生怕面前好不容易送上门来的法师先生误会自己的意思,一通忙乎下来,硬生生的逼出了满头大汗!

那么漂亮的眼睛,澄清又安静,就好像多洛特关隘外边静河的水……

就在帕克以为忏悔无效的时候,安静的半天的洛兰终于眨了眨遭到表扬的蓝色独眼儿,认真的点了点头:“有人说过!”

“……诶?”帕克傻傻的僵在那里:“……说过什么?”

“我的眼睛漂亮啊!”洛兰笑着拍了拍帕克的肩膀,明快的扬了扬眉,露出帕克刚刚那种明显骄傲又努力掩饰的笑容:“以前的确是有人说过,你是第二个!”

的确是有人说过,只不过那个人说这话的时候满身的杀气,一脸的阴戾,感觉就像是恨不得帮他把右边好看的那个掏出来塞到左边眼眶里面似的!

害得他有好几天睡觉的时候都忍不住想在脑门上放个瞬发型的预警卷轴,以防他家那行动力超强的管家大人半夜里真的帮他把眼睛换换位置……

洛兰无限惆怅的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自己向着营地的方向继续溜达——不管怎样,还是有一次的……

不过幸好也只有一次!

“洛兰!”帕克终于回过神来,紧走两步追上洛兰,有些后怕的松了一口气,侧面瞅着洛兰看了半天,又觉得有些不甘心,可怜巴巴的小声抱怨:“我居然是第二个啊……”

洛兰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是啊,他家那座冰山和他一起住了七年才说了一遍,大概还是因为好几天没有睡觉熬坏了脑子才说出口的胡话——到底是谁比较可怜啊!

“哎,洛兰,那他有没有说过你的眼睛就像是……恩,就像是……”帕克发现洛兰是真的没生气,又开始兴致盎然的和“那个人”比起“第一个说过”这样的事情来:“像天上的星星,像静河的水,像睡火莲的花瓣,像森林里的紫莓……”

洛兰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的望天,貌似这为武士小哥说的没有一样是蓝色的吧……

“你小子!不好好看着招人的摊子,谁让你回来的!”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打断了帕克的“自言自语”。

“啊,洛兰,这个暴力的家伙就是我们的团长,负责商队的安全。”帕克揉了揉被团长大人敲到的脑壳,指着出现在他们身后的那名高大壮硕的中年武士,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帮两遍介绍:“呐,吉恩,我招到了人回来的!洛兰说要和我们一起去尤加尔啊!”

“不错嘛,小子!”名叫吉恩的团长戏谑的又拍了帕克一巴掌,然后转回来对着洛兰点点头:“欢迎你,尊贵的法师先生!天边的朝霞殷红如血,昨晚一定是个杀戮之夜!”

洛兰心里一动,朝霞如血,杀戮之夜……

“洛兰,你别理他!”帕克不屑的哼了一声:“昨天晚上罗兰之歌的魔法火焰映红了整个多洛特关隘,热气把天上的云彩都烤没了,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知道那些暴动的魔兽倒霉了!要不然今天早晨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要抢着去魔兽山脉捡便宜!”

“罗兰之歌?”洛兰怔了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罗兰之歌”应该是吟游诗人们传唱的罗兰帝国史的名字,一部史诗题材的文学作品和昨晚上的大火有什么关系?

“他说的罗兰之歌就是那位黑炎巡游者,杀戮之神,地狱使者,”吉恩团长撇撇嘴,一脸受不了的解释:“最近这帮年轻人都这么叫!”吉恩略有些惊讶的看着年纪差不多的洛兰:“你不知道?!”

“罗兰之歌啊!是罗兰之歌!”还没等洛兰开口,帕克就抢先一步争辩:“什么黑炎巡游者!太难听了!简直就是对罗兰之歌的侮辱!”

高壮的中年团长抱着臂看着面前Ru臭未干的小武士,居高临下的挑了挑眉:“盲目的英雄崇拜!”

小武士临危不惧,眼中闪动着一点即燃的愤怒火花,仰着头躬着身攥紧了拳头:“你再说一遍!”

看来他们为了这个问题争论过不止一遍,以至于连过度都不用,就可以直接进入战斗状态的样子……

“别,别生气啊!”洛兰赶紧拉架,一脑袋瀑布汗,漂亮的蓝眼睛弯成半月形的风刃样子:“一个称呼而已,不至于……”

“什么叫一个称呼而已!”帕克拉好了战斗的架势,狠狠盯着面前的团长大人:“那个人守护着罗兰帝国,从开国到现在几百年间一直守护着我们,这边的魔兽暴乱哪一次不是他搞定的?!还有荒原上的兽人,幽暗森林的暗精灵,西边的野蛮人,北方的冰雪神教……

甚至当年吉榭尔王开国一战,定音之锤也是那个人的火焰魔法!那个人的传奇本身就是罗兰帝国的历史,所以叫他罗兰之歌有什么不对!”

……

吉恩默默的盯着帕克看着半响,突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散掉了浑身的气势,轻松的一指内城广场的方向,岔开了话题:“别忘了你的工作还没有做完!”

“……”帕克傻傻的眨了眨眼睛,明显一拳打到棉花里的难受感觉。

“嘿!你小子该不会是忘了自己的承诺吧,”吉恩戏谑的看着帕克:“我可是已经按照约定为了你在这里多停留了整整一个晚上……而你的任务是要帮我招到至少十个佣兵,能战斗的佣兵,是我们要付钱出去的那种……”

“你还差一个,洛兰不能算,他是要付钱的,你不会连这个都分不清吧?”吉恩一边敲着帕克的脑袋,一边冲着洛兰点了点头,示意没有恶意。

洛兰善解人意的干笑,很显然,这位团长大人只是想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武士而已,唔,或者说,欺负欺负?

帕克瞬间垂下了头,头发眉毛齐刷刷的耷拉下来,可怜兮兮看着洛兰,半真半假的指控:“我只不过是听说魔兽又暴乱了,就想问问看能不能停下来多待一天,说不定能见到罗兰之歌!就一天,一晚上!可是那家伙居然让我在广场那么无聊的地方站了整整三天!”

“还不快去!”吉恩哭笑不得给了帕克一巴掌。

“是是!魔鬼老师!”帕克溜开几步,躲到洛兰的背后,继续宣扬偶像的强大影响力:“告诉你哦,据说多洛特的守军有好多都申请延长了服役期,其他地方的士兵为了调过来都打破头了,就是为了能见一眼传说中的罗兰之歌!”

“……”洛兰脑海中浮现出密密麻麻呈现狂热状的多洛特守军,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

帕克直起身子望着多洛特高耸的城墙,满足的长长一叹:“没想到这一次居然真的被我赶上了!”紧接着又换上了一副遗憾到极点的表情:“只可惜罗兰之歌从来都不肯公开露面,只听说他的眼睛像黑夜一样摄人心魄……”

洛兰看着帕克夸张的表情忍不住喷笑一声,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痛苦的捂着胸口弓起了身子!

“这下……咝……麻烦了……”

洛兰大口喘着气,脸色在一瞬间涨的通红,鼻尖上也溢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帕克觉得自己几乎看见了洛兰脑袋上冒出了热腾腾的袅袅白烟……

“洛兰?!你怎么了?喂!”帕克大惊失色,虽然大部分魔法师身体都不怎么健壮,可是像这样正说着话就倒了的也太夸张了吧!

洛兰费力的把自己的后背依上了身旁的一棵树,强忍着疼解释:“下雪了……”

帕克一怔,一片莹白的雪花落在了他的眉毛上,转眼间化成了一滴细小的水珠,只留下一丝的沁凉。

北方那一片黑压压的乌云终于遮住了初升的朝阳,柔软的像羽毛一样的雪花开始纷纷扬扬的从空中飘散下来……

“你这是……怕雪?”帕克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好心伸出去却被洛兰躲掉的手,问出了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问题。

洛兰哭笑不得,费力的摇了摇头,趁着手上还有力气,及时的握碎了怀里的传讯卷轴,用一种松了一口气却又遗憾万分的语气轻轻唤了一声:“雷……”

雷?

帕克看看乌云密布的天,又看看蜷成一团的洛兰,怔怔的眨眼,扎着手站在洛兰面前,也不敢扶也不敢离开。

洛兰这会已经难受的说不出话了,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烧焦一样的灼痛,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就只能蜷着身子靠着树根,像吃饱了打瞌睡的火系魔兽一样呼呼的口吐白烟……

然后洛兰快要烧焦的脑子里就开始冒出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反正这么多年了,这次的状况也不是最糟的,说忍也能忍,说不能忍——那是管家大人要求的!

想当年他也就忍了那么一次,半夜里没叫雷域,然后成功的在天亮前晕了过去……

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被管家大人罚了整整三个月的咖啡,甜点,朗姆酒……哦,对了,还有冰块!要知道那时候可是夏天,夏天!

……其实真的是能忍的!所以说啊,雷,刚刚我叫你了,真的叫你了,虽然声音的确是小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也算叫了,听不到是你耳朵不好,不是我态度不好,要知道生病的人是没有力气大嗓门的!

所以说啊,如果你不来,等雪停了我可就继续跟着商队开溜了!就算你以后知道了,也不可以禁我的咖啡禁我的酒禁我的足,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