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之贼心难改》穿越之农妇娇气难改 免费阅读 穿越之贼心难改君臣文

更新时间:2020-07-20 16:03:46

《穿越之贼心难改》穿越之农妇娇气难改 免费阅读  穿越之贼心难改君臣文 连载中

《穿越之贼心难改》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冰火小秋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秦二丫,周董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之贼心难改》的小说,是作者冰火小秋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不似莺声燕语,没有余音绕梁,不是“楼中少女弄瑶瑟,一曲未终坐长叹”,更加没有搔首弄姿,溏心的歌声与众不同,欢愉中充斥着渴望,洋洋...展开

《穿越之贼心难改》免费试读

不似莺声燕语,没有余音绕梁,不是“楼中少女弄瑶瑟,一曲未终坐长叹”,更加没有搔首弄姿,溏心的歌声与众不同,欢愉中充斥着渴望,洋洋盈耳,干脆利索,沁人心扉。

溏心脸上丰富的表情更加让段湘雅移不开眼,他沉浸在其中,仿佛听到了海浪声,看到了层层海浪次第向岸边滚动,那是大海美丽裙幅上的褶皱,一朵朵的浪花是绣娘精心绣上的玫瑰,艳丽多娇。

他仿佛站在了海滩上,手中牵着一个活泼乱跳,狂欢大叫的女孩,身后是两个人的脚印,参差交错,一路延伸。低眸,看着海浪轻轻地拍打海岸,他居然认真地数起那一朵朵浪花来。

看到一群人沉醉在她的歌声中,唱完歌的秦二丫忍不住买弄起来,“好听吗?收你一锭银子不贵吧!哪一天要是我沦落街头,还可以卖艺赚银。”

她们姐妹三人从小就爱唱歌,只是歌声对她们来说是一种人世间最真挚感情的释放,不轻易示人,她们的歌声只留给最亲的人。

从懂事开始,不管是在孤儿院,还是养父母家,每每其中一人遇到不如意的事,她们三个人便会围炉似的坐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地唱歌彼此安慰,互相鼓励。

以为她们三姐妹的音质已经是少有的美妙了,可是没想到溏心的声音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的声音清亮中带着海绵的张性,也许下一次她该试试唱一些带有海豚音的歌曲。

只是她为什么对段湘雅展示自己的歌喉和情感呢?

也许她预感到自己这一辈子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大丫和小丫,而隐藏着感情需要宣泄;也许因为他纵容她,就像大丫小丫纵容她一样,明知道做小偷不对,她们却依然费劲心思为她铺路和断后,让她随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也许段湘雅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替代了大丫和小丫。

“很特别。”说不上来的心悸,段湘雅怔怔然地盯着溏心,半晌才回答。

“小姐,这歌不能随便对人唱!”美景跳出来大煞风景。

“为啥?”秦二丫不解,古人的规矩也忒多了点吧,这个不需,那个不准的,还有没有人身自由啊。

“有碍风化!那个爱不能随意唱出口。”良辰解释道。

“哇靠,这都算啊!”秦二丫抗议道。

君不见二十一世界就连三岁咿呀呀学语的孩童都会唱,“流浪的孤单好像爱情,越得不到越投怜这一刻亲密,就让我继续吻不到你的脸,燃尽放肆的热情,就算很短暂也行,就让爱得意忘形。”

不用质疑,二十一世纪就连五岁的学前儿童就会谈男女朋友,相亲相爱了。

“这首歌你从哪里学来的?”她失忆了不是吗?不记得礼教,不记得爹娘,不记得以前的生活,甚至连习性都改变了,她又是如何记得这么一首节奏欢畅淋漓的歌?

微微蹙眉,疑惑在段湘雅的心中就像是雨后的Chun笋,渐渐展露尖尖角。

“网络啊!”秦二丫说话不经大脑,

“网络是谁?”按耐下性急,段湘雅不着痕迹地追问。

“网络不是谁,它是一种传播交流平台,上面有很多很多的信息。比如歌曲,上面载着很多歌星的歌曲,像周董,情歌王子张信哲,超女张靓颖,超男陈楚生……的歌曲,很多很多。特别是周董,我和大丫都很喜欢他的歌,他的歌很有感染力。以前,我和大丫常窝在被窝里,你一句,我一句的接唱。”秦二丫忍不住又哼上了两句,“听青Chun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很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大丫是谁?”段湘雅抓住了重点,突然间问道。

“我姐姐啊!”秦二丫完全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有限忘形,她从来没有如此“长”时间“长”距离地离开大丫和小丫过,思念成灾,被精明的段湘雅“诱捕”再所难免。

段湘雅骤然收敛脸上的笑意,眸光微寒,沉声吩咐道,“你们先下去,我有话要问小姐。”

良辰、美景面面相觑,不懂为什么少爷突然变脸。虽说小姐的行为古怪,不过习惯了就好,她的心肠比以前更好了,对下人也越发的大方,赏东赏西的,所有下人都喜欢她。

不过,良辰、美景没胆公然违抗段湘雅,一福身,退出。

“小姐——”小燕儿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溏心。少爷翻脸比翻书还快,不知道小姐单独留下会不会有危险?

“没事!他不是老虎,要是也是纸老虎。”附耳,秦二丫一边对着小燕儿嘀咕道,一边推着她离开房间。

“好了,现在闲杂人等都清场了,你要问我什么,湘雅!”顺手掩上门,秦二丫转身,笑靥盈盈地走向段湘雅。

“你不是溏心,你到底是谁?”霍地,段湘雅倏然站起,单手擒住了秦二丫的脖子,厉声质问道。

这回换她被人掐住了七寸吗?不过没关系,她不是一般的蛇,想要捕捉她,就要有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的觉悟。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溏心,大家都说我是溏心。我是失忆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溏心,不过你们应该没有失忆,不至于整个王府的人都认错人了吧!”一串的饶舌话,秦二丫说得淡定顺溜,眸子中一丝恐惧都没有。

“溏心的生活背景和你的完全不同,你扮起溏心来一点都不像,把你的人皮面具卸下来吧!”又往上提了一份,段湘雅决议逼出她的真面目。

“人皮面具?我可没戴,不信你自己伸手搓搓。”抓起段湘雅另外一只空闲的手压在自己的脸上,秦二丫有的是信心,别说是一层皮了,就连一粒垢都难搓下来。

肤若凝脂,冰肌莹彻,滑腻似酥。这绝对不是人皮面具,真的是溏心吗?

段湘雅想起什么似的,倏然伸手撩起溏心额前的刘海,额角发根处,隐约藏着一道疤,那是他的杰作,也是此溏心是彼溏心的最佳佐证。

六岁那年夏天,他爬上一颗苹果树,倚在树干上纳凉,摘那种青青涩涩还未成熟的小苹果吃,虽然酸到倒牙,可是他也自得其乐。小溏心路过,看到他吃得津津有味,不禁口水大分泌,对着一树青苹果流口水。他用苹果诱她上树,结果她才爬上树梢,他就用毛毛虫吓她,惊慌失措的溏心没站稳摔了下去,侧额磕在树下的石子上,留下了一道疤。

此次以后,溏心见到他就会自动绕道走,如是无可奈何遇到,她也是低垂着脑袋,不敢直视他一眼,仿佛他是来自地狱的阎罗,会催人命似的。

段湘雅心里明白,是那件事让溏心开始害怕他,那种害怕根深蒂固地植在溏心的心间,不管过去多少年她都不会忘记。然而,眼前这个溏心不仅不怕他,甚至还敢挑衅他,一点溏心的特质都没有,她真的是溏心吗?

神力诡诞说在段湘雅的脑子一闪而过,若是平时他一定会嗤之以鼻,一笑置之,可是此刻心中有一道声音在迫切地命令他深究下去。

她不是溏心,她一定不是溏心!问问她是谁?

“你不是溏心!你是谁?”段湘雅顺从心底的声音,单手擒住溏心的下颚,微微上提,冷声质问道。

溏心立即面红如紫,怒目圆睁,双手迅速扣住段湘雅的手指,用力地往外扒,气息不稳地说道,“你要…….谋…….杀…….”

段湘雅又加了一分力道进去,阴鸷的眸子冷冷地盯着溏心,“你是谁?”

“我…..是……溏……”秦二丫嘴硬,死撑着!

“还不说实话?”段湘雅冰冷的脸闪过一抹嗜血的妖冶。

“秦……二……丫……”感觉到一股灭顶的窒息感,秦二丫不再相信段湘雅只是耍手段,她现在相信他是来真的了,只是不知道迟不迟。

“秦二丫——”琢磨着这个名字,段湘雅手上的力道顿失,掐住脖子的手变为了轻轻地****仿佛要拭去白皙项颈上的那一抹淡淡的淤青。

理不清为什么,她不是溏心的事实居然令他感到一抹莫名的轻松,仿佛压在心口的大石落地,呼吸都变得轻快了。

“咳咳咳……”单手拍掉段湘雅的钳制,秦二丫扶着桌角剧烈地咳嗽,紫红的脸刷一下变成惨白,一副马上就要晕厥的样子。

“说说怎么回事吧!”静默了一会,估摸着秦二丫缓过气来了,段湘雅淡淡地开口,眸子中的阴鸷不复存在,换上了一抹新奇,一抹淡淡的执着,仿佛刚刚实施暴行的人不是他。

@@@@@@@@@

昨天小秋家断网了,没有及时更新,现在补上。

晚上又二更,希望朋友们期待。

记得给小秋投票,收藏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