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吻成瘾:总裁,情深入骨》一宠成瘾:首席情深入骨 Twink 一吻成瘾:总裁,情深入骨NP文

更新时间:2020-08-03 08:02:51

《一吻成瘾:总裁,情深入骨》一宠成瘾:首席情深入骨 Twink 一吻成瘾:总裁,情深入骨NP文 连载中

《一吻成瘾:总裁,情深入骨》

来源:作者:雪舞分类:总裁主角:岳知,田秋辰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吻成瘾:总裁,情深入骨》的小说,是作者雪舞创作的总裁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没什么好商量的,商业部那些人又不知道你结婚了,他们管我去不去哪!”竖着柳眉的小女人很不好说话。 “你老不露面,一些朋友们见了我...展开

《一吻成瘾:总裁,情深入骨》免费试读

“没什么好商量的,商业部那些人又不知道你结婚了,他们管我去不去哪!”竖着柳眉的小女人很不好说话。

“你老不露面,一些朋友们见了我,总要说起介绍老伴儿这件事,你说我这一推再推的,总不是个办法呀。”老俞说着,伸手要去拉就在身边的小妻子。

田秋辰一扭身子,躲过了他伸来的胖手:“那是你的事儿,要是觉得推不掉,你就再娶一个好了。”

“辰辰~”老俞这个郁闷呐,讪讪的收回胖手:“你就真这么不好说话吗?”

“这不是我不好说话,你知道我以前是你儿子的女朋友,如果要曝光咱们的关系,是想让我被淹死在唾沫里吗?”田秋辰气恼,说话的声音有点儿大。

这件事一提起来,就是阅历如俞老这么丰富,也不免有点儿尴尬。

胖手从拐杖上抬起,摸摸光光的脑门,那里有细汗渗出来。“好好好,你不能死,要是淹死了我到哪里找这么漂亮的小媳妇去。”

他赶紧转移话题。

“这还差不多。”田秋辰见他让步了,也不纠缠,靠在他身上眉开眼笑的依偎着:“你不是有那么多秘书吗?随便找一个带过去不就得了,我又不怪你。”

“你呀~”老头子不乐意的瞄她一眼:“真是越宠越不像话。”

“你要是非叫我去也行,只怕是到时候又遇上他……”

她的话没说完,俞大川就站起来打断道:“不让你去了,我自己想办法解决!”

语毕,向上一提那根香樟木镶嵌绿玉手杖,抬脚向外面走。

“大川。”田秋辰叫住他。

失去了挺拨的脊背回转身看她:“又怎么了?”

“晚宴结束后,早点回来。”漂亮如一朵盛放的玫瑰,再抛一记销魂的媚眼,任什么男人也骨酥筋软了。

“……”老男人不说话,转过身继续向外面走,厚厚的唇角却向上高高翘起。

这就是田秋辰的手段,她有本事把他惹火,也有本事让他高兴。这也是俞大川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韦,娶了她的原因。

送走老头子,田秋辰再回到VIP室时,却发现岳知画竟然在化妆间里睡着了。

已经化好妆的她,长发盘起在头顶,有几缕自然垂下,遮挡着性感的耳垂惹隐若现。

一袭水蓝色抹胸晚装外面,搭着她自己的职业装外套,似水纹一样的下摆盖住膝盖,隐约显出白晰小腿。

半靠在化妆椅上,就那么睡得很沉。

许是这段时间心力交瘁的原因吧,沉睡的小女人看上去又消瘦许多。

田秋辰没有打扰她,轻手轻脚的替她合上房门。

今天晚上的宴会实在太重要了,所有被邀请参加的商人,都是国内有一定知名度的,同样的,他们需要带去参会的女伴都需要做造型。

因为田秋辰这里以接待贵妇、名媛闻名,这个下午也真把她忙得够呛。

等到一通忙活,把最后一个客人也送出店门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了。

她这才想起还在化妆间里睡觉的岳知画,急忙回身要去叫醒她,一辆暗调的商务车就停在凰中凰门外。

张秘书从车上下来,急匆匆向这里走来:“你好,我是云端地产集团公司的,我们岳助理是在你们这儿做造型吗?”

“你是来接她的?”田秋辰礼貌的对她点点头:“在这里等一下吧,我这就去叫她。”

“谢谢。”张秘书穿着职业装,客气的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站在商务车附近等着。

岳知画被叫醒时,还有瞬间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经田秋辰提醒,她才记起来今天晚上的宴会,急急忙忙从真皮椅子里站起身,出门前随手把职业装披在肩头。

见到她出来,张秘书一脸惊艳:“岳助理,你真是太漂亮了!简直秒杀那些明星大腕啊!”

“别拿我开心了,是不是云总等急了?”边上车,岳知画边问身后的张秘书。

以她以往的经验判断,如果不是时间紧,云正沧是不会派车来接她的。

“是的,宴会就快要开始了,后面还有酒会。云总已经到达会场,正在休息室里等你呢。”张秘书坐进副驾驶室,边示意司机开车,边跟她解释。

宴会所在的五星级国际酒店,停车场就像在举办一场超豪华车展,密密麻麻停放着各种奢侈品牌车辆。

主办方花了很大力气在安排宾客们的入场上面,大红的地毯从停车场甬道,一直延伸至酒店大堂正门。

让下了车,独自走向酒店的岳知画,完全不用担心去向。

所到之外,除了明确的路标指示,在各个路口、转弯处,还安排了礼仪人员,为来宾们引路。

一路都很顺畅的走进休息区,按照张秘书提前交待的门牌号,岳知画来到酒店十二楼的房间,可是里面却空无一人。

静静的等了好久,还是没有人过来的迹象。

岳知画打算出去找个人问问,刚好有一个楼层服wu员匆匆从门外经过,从她那里得知,在她来之前,商会主席刚刚带着几个年轻的商界新秀去顶层了,好像要见什么人。

她知道,云正沧肯定在那些人中。

因为这几年的云家,经历了没落再到重振旗鼓,做为年轻的总经理,云正沧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赞誉,本市商会,更是常常把他当做年轻有为的商人代表在推崇。

决定去顶层找他,小女人捏着皮包走出房间。

可是她并不知道商会主席会带他们去哪,本以为到了顶层就会遇到他,却在这里转了好大一圈也没见人,整层都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

看来,她还是错过了他们。

岳知画转身,准备下楼直接去宴会厅,一只蓝色水晶耳坠突然从耳朵上滑脱,掉在脚边。

小手下意识摸摸耳朵,蹲下身去准备捡起来。

旁边一扇半开的白色雕花木门里,传来低低的说话声:“先生,下面的宴会就要开始了,市长先生正在致辞,您还不下去,会让东道主很尴尬的。”

“嗯。”一个很富有磁性的嗓音轻轻应了一声,听上去有些耳熟。

会是谁呢?岳知画疑惑。可想到前面那个人说的话,又不免心里着急,市长已经开始致辞啦,那么云正沧还没见到自己,得有多烦躁!说不定这时正在不高兴呢。

站起身,手里捻着水晶耳坠,抬脚刚要走,里面那个醇厚的嗓音又开口说话:“通知法国总部,我明天到,这里的投资计划取消。”

声音低沉冷静,带着高高在上的威严。

“先生,您不再仔细考察考察吗?也许明天……”这个声音带着犹豫,恭敬的劝说。

“不必!”醇厚的嗓音,涔冷的打断他:“上次叫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在查,不过,可能很快会有结果。”

“尽快。”

男人低沉的说完,突然房门从里面打开了,还站在走廊上的岳知画莫名惊慌,有些手足无措的收回视线,抬脚就要离开。

“站住!”男人带着危险气息的嗓音在后面叫住她。

“嗯?这位先生,你叫我有事?”岳知画快速收拾起慌乱的情绪,若无其事的站直身体问他。

“谁派你来偷听的?”高大伟岸的身材径直走过来,做工精良的西装笔挺修身,带着淡淡果木香的身影笼罩住一抹娇小。

“我耳坠掉了,捡起来而已,不知道有什么好偷听的。”岳知画不卑不亢,扬起精致的小脸儿与他对视着。

眼神里是从容不迫的淡然。

“是你?”男人狭长的眸子微眯,犀利的眼神扫描一样在她脸上仔细查看。

“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可以走了吗?”小女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句话,好像自己认识他似的。

可是他太高大了,又背对着灯光,阴暗的光线隐没了脸上的五官,让小女人看不清楚。

“有意思……”他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抬起手来抚上刚毅的下巴,饶有兴味的打量她一下:“你来参加宴会?”

“是的。”小女人不看他,目光飘向电梯的方向。

“好。”淡淡的一个字,却透出一种莫名的压力。

小女人心神不宁的抬头,看他阴影下模糊的脸。

“你可以走了。”接触到她惊慌的眼神,男人突然大赦天下般放了她。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解放,岳知画微微欠身,礼貌的表示告辞后,转身,踩着高跟鞋有节奏的离开了。

走进电梯,看着不锈钢门关上的一瞬间,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真不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只是这样一个距离的接触,就让人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

终于找到有些烦躁的云正沧时,宴会已经开始了,她错过了宴会开始前的领导致辞,根本不知道今天的活动到底是什么主题。

到了人头攒动的大厅里,她才知道这是一个以西餐为主的冷餐会。

看着云正沧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她也不敢主动上前去挽他的手臂,默默跟着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仍像个生活助理一样,时而替他递餐巾,时而接过他喝光的酒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