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原来他只不要我》原来你什么都不要原唱 NP文 原来他只不要我娘受

更新时间:2020-08-03 16:03:28

《原来他只不要我》原来你什么都不要原唱 NP文 原来他只不要我娘受 已完结

《原来他只不要我》

来源:作者:火火分类:婚恋主角:孟秋月,曲景浩

《原来他只不要我》是火火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原来他只不要我》精彩章节节选: “呵,你看,我要打你,都不用我动手,多得是人想替我弄死你。” 陆小小轻蔑的声音自上落下,带着愉悦的轻笑:“不想死了白死,就早点离...展开

《原来他只不要我》免费试读

“呵,你看,我要打你,都不用我动手,多得是人想替我弄死你。”

陆小小轻蔑的声音自上落下,带着愉悦的轻笑:“不想死了白死,就早点离婚,滚人。”

孟秋月整张脸疼的惨白如纸,满是痛色的眸中充满倔强,“你最好死了这条心。如果景浩要娶别人,我或许会退让。但你是个什么东西?披着华丽袍子的碧池!你根本不爱他!唐家大少也好,景浩也好,所有男人的感情,不过是你登上权利的阶梯!”

孟秋月的一针见血,戳破了陆小小心里的脓包。

陆小小挑眉,眼神阴鸷,随即冷笑一声,扫过床头边上的一对小瓷人。

――砰!

瓷人精准的砸在了孟秋月的脑袋上。

视线一阵天旋地转,孟秋月晕倒在地,尖锐的玻璃渣刺破她嫩白的手臂,很快,鲜血溢了出来。

恍惚间,她看到远处走近的高大身影,带着一阵冷风从面前擦过。

“小小?怎么了?是不是孟秋月惹你了?”

熟悉的嗓音响在上空。

她满身是伤,曲景浩却问陆小小,她有没有伤害陆小小。

孟秋月觉得心底疼极了。

陆小小委屈的瞥了眼地上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抱怨:“是啊,我这不过是帮她收拾东西,你看看,搞的满屋乱七八糟,还说死、都不会离婚的。”她故意咬重后一句话,盯着奄奄一息的孟秋月,得意染上眉梢。

曲景浩睨着趴在地上被砸的满脸是血的女人,眸色冷若寒冰,安抚着陆小小:“你别生气,我会让她明白的。”

随后,曲景浩命管家把孟秋月丢到车上。

车内气氛阴沉压抑,孟秋月一颗心紧揪,不安感逐渐放大……

到达目的地,在看到会所牌子时,她的脸色在那一刹变得苍白!

被摔在沙发的那一刻,孟秋月的自尊心也随之四分五裂了……

“认识么?”曲景浩长指扯开领结,一手撑在她头边,冷眸中沁着骇人的凉意:“想不起来没关系,我给你好好温习一遍。”

话落,他揪住孟秋月的领口,朝下狠狠一撕,大片雪白肌肤展现眼前。

女人泪眸如淬了星的大海,眸中迷离与痛色混淆。

嫣红的血珠,自她白如凝脂的面孔上滚落,为她平添了一份颓靡的妖冶。。

像无形的手指撩拨着曲景浩心底的野兽。

这该死的感觉!

“想起来了么!你当初是怎么来求我的!是怎么求着让我上了你!”耳边凛冽的低吼声,没有一点怜惜,只有无尽的羞辱。

浑浑噩噩间,孟秋月陷入回忆,当时自己被母亲卖到会所,借机逃跑,被人追到无望之时,她最终倒在曲景浩脚下。

她求他救她。

却意外的成为了他的妻子。

他是老天补偿她前二十二年苦难的礼物。

珍贵的,幸福。

孟秋月不再反抗,一双水雾氤氲的眸子痴望着男人。

曲景浩感觉到她的迎合,满眼的恶嫌,掐住她的下颚,冷笑:“我见到的,不过是一个为了金钱不惜追到包厢里来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很好分手,只要给钱,什么都可以,所以我才会娶你。”

男人的话如同冰锥,刺穿孟秋月心口。

原来,从一开始,她在曲景浩心里就是一个随手可丢弃的物品……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孟秋月嘶声反复,“我没有!我从没有为了钱待在你身边,我是真的……”爱你,这两个字仿佛就跟毒刺一般,刺穿喉咙,她哽咽说不出口。

现在的她,就算说无数遍爱他,在他眼里不过都是为了钱在最后挣扎。

曲景浩掰过她的脸,低吼:“如果你真的爱我,爱我爱到可以付出一切,那就离婚!成全我!”

“不行!”孟秋月满脸泪水,不停摇头拒绝,“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命也可以!”

曲景浩脸色勃然大变,扔开她的脸,整理好衣服,扬长而去。

孟秋月悲痛欲绝的摸着身上刚被留下的印迹,好像还存留他的余温。

她目光苦涩的看向小腹,爬起身,就去看医生,她可以有事,但她的宝宝,不能出一点事。

从孕检室出来,她简单包扎好伤口后,就回到了实验室,调制出纯植物的洗剂,预备他以后再对自己索取的时候,孩子能不受到感染。

忙完一切,孟秋月回到值班室,困意席卷而来。

她梦到很久以前,在兼职酒店的更衣间换衣服,忽然接到母亲的电话。

“你爸出车祸了,需要两百万手术费治疗!”

听到这个消息,孟秋月很震惊,可出于对爸***了解,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这一次会不会也是为了问她要钱的新骗局。

半信半疑间,孟秋月又收到了父亲车祸的视频,瞬间,她石化在原地。

当时她不过是一名大学生,到哪里找这么大的巨额给父亲救命?而母亲的一句话让她坠入深渊。

“我已经联系酒店会所的接待负责人,她答应今天帮忙把你初夜卖了,我打电话通知你,是让你好好伺候别人,你最好是别动歪心思想要跑,你的身子可没你爹的命重要。”

孟秋月难以置信这是亲生母亲的所作所为,电话还在耳边,负责人已经推门而入。

她撒腿就跑,脑中只想见到曲景浩,她拼命逃到他的包厢,一个失重摔在地上。

“怎么、回事?”醉醺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孟秋月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紧紧抓着他的脚腕,向他求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