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寒门福妻》寒门福妻 簿言 诱受 寒门福妻主角是苏晋,晏清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9 08:02:38

《寒门福妻》寒门福妻 簿言 诱受 寒门福妻主角是苏晋,晏清的小说 连载中

《寒门福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簿言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晋,晏清

主角是苏晋,晏清的小说《寒门福妻》此文是簿言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佳作已毁,若真就这么丢了实在可惜。 晏清将骏马鸿图摊放在桌上,紧接着又拿起《雁南飞》情怀画,待她展开一看同样如此。 没想到一夜之...展开

《寒门福妻》免费试读

佳作已毁,若真就这么丢了实在可惜。

晏清将骏马鸿图摊放在桌上,紧接着又拿起《雁南飞》情怀画,待她展开一看同样如此。

没想到一夜之间,两幅佳作都毁在了她手里。

而她夫君却没有丝毫责怪她的意思,想到,她更是不愿就这样放弃了。

她看一眼苏晋,眸光又放回了画上被毁的主要部分,片刻后,她抱有希望的问道:“夫君,要不我们坐下来好好想想,还能不能修缮?”

苏晋递给了她汗巾,示意她先擦干湿漉漉的头发,他看着骏马鸿图上墨色浆化的马头部分…

这时,门外传来掌柜的叩门声道:“苏秀才,热水已备好了”

苏晋收回了目光,若说再修缮,倒是可以一试,他看了看门外掌柜的身影回道:“有劳张老爹了,您早些去歇息”

“哎!苏秀才和夫人也早些歇息!”说罢,他便下了楼。

苏晋和晏清拿了包袱里的洗换衣衫,随后俩人一起去了浴房,驱了一身的不适和寒气。

他们洗好浴,回到房中已是凌晨子时。

晏清因还惦记着两幅画该怎么样才能修缮好,回来了就一直坐在桌边没有入睡的心思。

苏晋将大褂披在了她身上,以防再受凉惹了风寒,他坐到她身边笑了笑劝慰道:“时辰不早了,娘子早些歇息,明日还有诸多事等着我们,这两幅画为夫刚刚已想好了修缮的方法,待明早为夫去买笔墨砚回来,修缮好,我们就去岚安”

“真的可以修缮好吗?”晏清惊喜的差点跳了起来。

“嗯!”苏晋点点头,为了让他娘子安心的早些歇息,他道:“所幸骏马鸿图上,马头墨色浆化的部分是外匹马,为夫可以将这块稍作修缮描成叠影,变画为马身,再在前面添上马头…”

“到时候,英姿雄健的八骏变成了九骏,前程万里,更上一层楼!夫君棒棒的!”晏清觉得妙不可言,不仅修缮了一幅残画,又将成为佳作。

讨论好了骏马鸿图,晏清来劲了,她非得拉着她夫君,也好好说下雁南飞的画该如何修缮?

苏晋见他家娘子对两幅画如此上心,他在作画上的造诣亦是出口成章,伸手笔下墨色生花,这真一说起,根本停不下来。

俩人正聊着聊着雁南飞的画,苏晋说到了一半,回神却见他家娘子撑着头早已入睡了。

他看着她熟睡的娇颜,宠爱的摇头笑笑,将她抱上了床。

因她夫君想好了修缮两幅画的好方法,她夜里睡的还瞒踏实。

这天早上醒来,已日上三竿,昨晚的雨夜已转变成了晴朗,太阳迎面照进了屋子里,晏清睁开眼,被刺的拿手一遮住,忙爬起了身。

她倒了桌上已备好的茶水喝了,见她夫君留的字条,上面写明他先去买早饭和笔墨砚了。

过了一会儿。

苏晋拿着买好的东西回来时,晏清刚穿好衣衫裙。

俩人边聊着边吃完了早饭,苏晋开始着手修缮两幅书画。

晏清则在一旁认真的观赏和学习作画。

很快,整整一个时辰过去。

《骏马鸿图》和《雁南飞》总算修缮好落笔了。

他们将两幅画摊放在桌子上晾墨,晏清忙着收拾了收拾,而苏晋去了楼下找张老爹结算住宿的房钱了。

晏清简单收拾好了,见晾的墨色已定,又赶忙将两幅画卷收了起。

待她下了楼,苏晋也结算好了房钱,两人与张老爹言谢了几句,便去了岚安了。

在他们到岚安前,现在就面临着诸多问题。

到了岚安,他们要住在哪儿?身上卖画和赚来的银子,也花出了不少,仅剩下二十几两银子了。

以前好歹还有个房产,若银子花的不对地方,他们就真的穷的叮当响了。

他们现如今吃喝住都成了头疼问题,穿倒还可以省省。

晏清抱着两幅画若有所思,似是有话想对苏晋说,她磨磨蹭蹭了会儿,终是忍不住道:“夫君,要么我们将《骏马鸿图》和《雁南飞》两幅画给卖了?”

她说完一瞬,见她夫君没回应,她忙又歉意的道:“我说的玩的,这两幅画是夫君最珍贵的画作,这种想法连想都不能想”

苏晋看她,半响才略带无奈的道:“如今想解缓现状,看来只能卖出这两幅了”

“夫君不要当真,我只是一时糊涂!”晏清瞧出她夫君心中不舍。

苏晋一笑,看着她道:“娘子不必自责,若你不说,我也曾想过,画没了日后可以再画,但为夫岂能让娘子跟着我露宿街头,受冻挨饿”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晏清猜她夫君可能误解了她的意思,就算是跟着他露宿街头,受冻挨饿,她也愿意的。

说着说着,不知为何,他们似乎都扭曲了本意,若换在之前,她听了这些话会很感动,可现在她怎觉得是因为她多嘴,夫君才不得不卖了画呢?

苏晋走着,突然发现娘子为何停住了步子不走了?他回身见她憋屈的一副小娇容,戳穿了她心思,走回她身前道:“娘子不必多心,为夫嘴笨,不会说些讨娘子欢心的话!”说着,他牵起晏清的手包在掌心,看着她笑了笑道:“娘子还是笑起来好看”

听了,晏清心里一松软,憋着笑抬眸瞅了他一眼,笑着道:“还说不会讨我欢心,好了,人都在那看着呢!我们快些去岚安吧!”

“嗯!我们走!”苏晋牵着她。

俩人走了半个时辰的路程,到了岚安,轻车熟路就去了已说好的“陆氏书画馆”

苏晋的那幅《月黛》在这家卖了还算不错的价钱,也是因为上次掌柜的出于对她夫君的赏识,临走时,又叮嘱过有好的佳作可以再去关照他们家生意。

所以,这次,他们带着两幅佳作再次来关照了。

掌柜的记性好,一见走进来的俩人,顿时就认出了是苏先生和他那位伶牙俐齿的美娇娘。

他面露惊喜的笑意,两步出了柜台迎了上去笑道:“哟,苏先生来了,稀客稀客”

苏晋谦礼笑道:“掌柜的客气,恕苏某失礼,还不知您贵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