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田园空间小农女 GAY吧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19-08-24 18:41:02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田园空间小农女 GAY吧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章节列表 连载中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凤栖梧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海棠,李成弼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由网络作家凤栖梧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海棠,李成弼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退婚吧…… 李成弼愕然看向苏木槿,眉眼之间还有着尚未褪去的得意,面上的不屑还能看的清楚,脸色扭曲到一个诡异的状态,就那么突然转头...展开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免费试读

退婚吧……

李成弼愕然看向苏木槿,眉眼之间还有着尚未褪去的得意,面上的不屑还能看的清楚,脸色扭曲到一个诡异的状态,就那么突然转头定定的看着苏木槿,似没听清楚她的话,不确定的问道,“你……说什么?”

苏木槿抬了抬眼皮,好脾气的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胆子小被李秀才吓到了,李秀才要退婚,我不敢不答应……李秀才,就请你让你家长辈拿了庚帖请媒人来退婚吧。”

李成弼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苏木槿说了什么?她是……要跟他退婚吗?

她怎么敢?!

还有她那副模样,哪里是像被吓到了?!

李成弼恼羞成怒,愤然抬手指着苏木槿,“苏木槿,你……你……”

苏木槿好整以暇的等着李成弼接下来的发难,却见他一张脸气的红橙黄绿青蓝紫轮了个彩虹色,你了半天却没下文,眼看就要憋出毛病,怕他气出个好歹这出戏不能尽兴,便好心的顺了一句,“我怎么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我不过是说了你两句,你就这般拿婚约当儿戏?需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交换了庚帖便是未婚夫妻,若是退婚,吃亏的可不是我!需知女子的名声大于性命,到时候遭人鄙垢嫁不出去的人可是你!”李成弼终于喘过一口气,一连串的大道理噼里啪啦朝苏木槿砸来,说到‘遭人鄙垢嫁不出去的人可是你’时,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且带了‘我说的都是对的,你就该跪地臣服’的神色。

苏木槿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业哥儿气的眼睛都红了,还没成亲,当着三姐娘家弟弟的面,他就敢这么对他三姐!成亲后,他还不定怎么折磨他三姐!

要不是三姐的手指在他肩膀点来点去的让他不敢动弹,他非上去踹死李成弼那丫的!管他是什么十八里寨的唯一秀才爷!管他什么打了有功名的人要上公堂!

苏海棠低垂的眸子里迸发出奇异的光芒,似乎想到什么美好的事情,唇角都掩饰不住的翘了起来。

苏木槿将她的反应看了个清楚明白,也跟着笑了。

得,“沉塘”夫妻这般恩爱,她要拆散人家也挺不道德的,不如……

就成全他们吧。

成全他们……

做一对一生一世一双人,相爱相杀的……

宿世怨侣!

苏木槿摸了摸下巴,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的。

李成弼显然看不到苏木槿的心里在想什么,他见苏木槿半响没有反应,以为苏木槿被自己那句‘遭人鄙垢嫁不出去’给吓住了,便姿态潇洒的弹了弹棉袍上不存在的灰尘,淳淳教导道,“槿姐儿,你放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既然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我不会因为你这些小毛病就不要你的。只要你认下偷番薯的事,不让棠姐儿去认错,你所有说过这类大逆不道的话我都可以不计较。”

苏木槿听的好笑,“李秀才的意思是我因为我没死,所以就该将错就错,吞下所有委屈,不但要包庇罪魁祸首,还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什么罪魁祸首?”李成弼皱眉,很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苏木槿,“棠姐儿都跟我说了,她也是为了你好,想让你在我和我娘面前得几分好感才这么做的,谁知道你不但不领情,还恶人先告状……”

歪曲事实到这种程度,李成弼还能坚定不移的相信,果然,下限什么的是可以不断被刷新的。

苏木槿在心里赞了句栖颜姐果然诚不欺我。

李成弼还在继续,“……再说,你身为姐姐,长姐为母,你理当如此!”

苏木槿点了点头,很是赞同道,“唔,既然你也觉得长姐如母,那我就放心了,我已经跟我娘亲保证过了,以后一定会好好教棠姐儿,让她知道什么事可为不可为,什么是礼义廉耻,什么是男女大防,什么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成弼的脸色又变了,这次是青白交错。

“你!”

苏海棠委屈巴巴的拉着李成弼的衣袖,哭的泪人儿一般,“呜呜……弼哥哥,三姐说话好难听……我好怕……”

“棠姐儿不怕,你三姐是刀子嘴豆腐心,她说的都是……”李成弼开口安慰苏海棠,一边使眼色瞪苏木槿让她说话安慰苏海棠。

苏木槿却哦了一声,仿佛刚想起来似的,将最后一句说完,“……什么是人言可畏!”

李成弼未完的话立时卡住,苏海棠的哭声也突然一滞,两人齐齐的看向苏木槿。

苏木槿笑眯眯的回视二人,“棠姐儿,我可都是为了你好啊……”

白莲花呀,她也会。

她睁着一双清澈透明的黑眸平静的看着二人,黑色的瞳孔像极了黑色的无底洞,打着漩涡要将什么吞没似的。

李成弼莫名觉得后背一凉,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苏海棠还在一旁揪着他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哭,可李成弼觉得他好像没什么立场说话了。

姐姐教妹妹天经地义,他能说不让教?

说苏木槿说话难听,指桑骂槐?

但指桑骂的谁,真让苏木槿说出来丢脸的反而是棠姐儿。

李成弼抬眼看着床上一脸‘你怎么不继续了’表情的苏木槿,只觉心口憋屈的要喘不过气,狠狠的甩了衣袖,狼狈的转身走了。

没有提防李成弼突然甩袖暴走的苏海棠被甩的一个趔趄,一个屁股墩坐在了地上,刚巧是两人站过的地方,被二人带进来的雪化成的水和成了泥。

嗯,苏海棠这个冬天唯一的棉裤被自己毁了。

苏木槿还是有些高兴的。

拆洗、晒干、缝合,怎么着也得几天的功夫,她可没空往李家跑了。

可随即她就想到,她跟苏海棠是一个屋睡觉的,她在养伤,苏海棠因为没有棉裤要缩被窝,那不就是要天天对着她那张戏精脸了?

苏木槿开心不起来了。

“苏海棠,你真是无药可救了!”业哥儿大骂了苏海棠一句,转头红着眼看苏木槿,“三姐,你放心,我明天就跟爹学武,我要练最厉害的功夫!以后你嫁去李嫁,李成弼要是敢欺负你,我就打他!我打死他!”

苏木槿,“……”

苏木槿招了招手,把弟弟拉到身边坐下,低声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业哥儿的眼睛随着她的话越来越亮,直到苏木槿话落,他眼中的神采闪的耀眼,“三姐,我明白了!”

苏木槿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却没想到她今日的言传身教造就了以后满朝野都嗤之以鼻不屑为伍却无可奈何的腹黑年轻左相!

苏木槿将业哥儿支使出去找棉姐儿,苏海棠见没人搭理她,自己抹了眼泪从地上爬起来,蹭到苏木槿身边,嘟着嘴问,“三姐,你真的不想嫁给弼哥哥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