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如我们从头爱过》不如我们从头来过电影 大叔受 不如我们从头爱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09-03 04:00:37

《不如我们从头爱过》不如我们从头来过电影 大叔受 不如我们从头爱过免费阅读 已完结

《不如我们从头爱过》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下一站欢喜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林苏蔓,曹宇南

主角是林苏蔓,曹宇南的小说《不如我们从头爱过》此文是下一站欢喜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很快,林苏蔓的案件开庭审理。 主法官威严地坐在中间,陪审团一字排开在侧面,下面还有不少的听众。 林苏蔓知道曹宇南会出庭作证,季华...展开

《不如我们从头爱过》免费试读

很快,林苏蔓的案件开庭审理。

主法官威严地坐在中间,陪审团一字排开在侧面,下面还有不少的听众。

林苏蔓知道曹宇南会出庭作证,季华之前有和她通气。她也知道高子硕会出现在听众席中。

法官按程序提了不少的问题,林苏蔓和曹宇南都做了回答。

曹宇南神情安详,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显而易见,他打算独自承担所有的苦果。

当法官问曹宇南Daniel为什么遭到墨西哥毒贩追杀时,曹宇志神色茫然地摇头,表示不知情。

果然,林苏蔓当场无罪释放,曹宇南因证据不足等原因押后再审。

曹宇南默默地被警官带走,他没有和林苏蔓发生任何眼神上的交流。

望着他孤独单薄的背影消失在尽头,林苏蔓呆呆地站在那里。

高子硕上前,轻轻地拉起她的手,说:“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回家吧。”

在回家的路上,林苏蔓一言不发,两眼望着窗外,悲伤无法掩饰。

回到家,在车库,高子硕关切地问:“你不舒服?”

“我们分手吧。”她眼神坚定。

高子硕思绪完全地凌乱,世界瞬间变得死一般地静寂。

他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为什么?”

“你不懂我的处境,你无法理解。”

“为什么不能乐观一点勇敢一点,好好的活在当下?”高子硕有些暴躁起来。

“我试过了,但失败了,我说过,我们不一样,爱情,那只是生活中的极少一部分,大部分的时间,我们生活在平庸里。”

“曹宇南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你看,你提起他了,说明根本没有过去,其实你很想抱怨一下我自作主张的做这么多决定对吗?曹宇南还在牢里,接下来还有曹悦悦,还有我姥姥,我爸爸我妈妈,还有我自己。你肯定会说,我没有责怪你,就算你信错了曹宇南我还不是一样地在帮你搞定了一切吗?我还给你买豪宅,我也帮你姥姥照顾那些小孩子,甚至,我还成立了基金会去帮助更多人,我简直就是一个超人,我的爱难道还不够伟大吗?”林苏蔓激动地连珠炮般地呐喊道。

“这是理所当然,我心甘情愿。”高子硕也生气地回应。

“一开始是心甘情愿,但接下来还有几十年,没有人能抵挡时间的消磨。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坦然地去做一个高太太?过着光鲜体面的阔太太的日子,不用上班,不用做家务,只需要努力保持着我们的激情,到老了,我们还能浪漫地坐在摇椅上慢慢摇,一起回忆美好的婚姻?”

“你为什么要这么悲观?林苏蔓?为什么不能试一试?”他绝望地看着她,眼泪在眼底升起。

“不能让你为我承担这一切,没了我,你的生活会简单很多,开始你的新生活吧。”她说完,下了车。

那一夜,两个人各怀心事,各自躺在各自的床上,舔着爱情的创伤。

人生的河床上,步步充满尖锐冰冷的砂石,每走一步,都有淋漓的鲜血。

太阳照常慷慨地照耀大地,世间的饮食男女各有各的轨道。

高子硕一大早就出门到公司开会。林苏蔓送完悦悦和浩浩上学,直接来到了上班的地方。都好些天没有出现了,主管该以为自己不想干了呢。

果然主管一脸地不高兴,她满脸歉意地说:“Sorry Lin, we don’t need people for now.I will call you if we are busy.”(对不起,林,我们不需要人手了,有需要我再打电话给你。)

有什么好说的?劳动合同上写明了只是临时工,随时可以解雇。她只好礼貌地向主管道谢,走出养老院,发现自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不能再去给夏米添麻烦了,得自己去租个地方住。

她回到高家,上网查询租房信息。

在悦悦学校附近,找到了几个待选的房源,并联系房东确认看房时间,只有一家今天就可以去看。

午后的阳光有些燥热,下车后阵阵热浪袭来。她忐忑地敲响了联系好的这一家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老年妇人,亚洲面孔,身材瘦小,头发灰白,她说:“你好。”

原来也是说国语的。

“阿姨你好,我是林小姐,我是来看房间的。”林小姐一边擦汗一边笑着说。

“快进来吧,外面很热的。”老妇人热情地招呼着。

这是一个相当宽敞的家,装修简单而温馨,收拾得相当干净。

“大家都叫我汪太,我是广州人。”她一边自我介绍,一边给林苏蔓递上了一杯水。

“谢谢汪阿姨。”

“我带你去看看出租的那间,是个主卧,里面有独立的卫生间,还有床和桌子,还有衣柜。”汪太一边展示她的房间,一边推荐着。

林苏蔓默默地打量着。

“你看这房子光线很充足,窗户看过去还有个小花园呢。”

“我看网上标的价格是230一周,对吗?”

“是啊,都是我儿子写上去的,对了,你几个人住呢?”

“就我和我女儿,快7岁啦,在这附近上小学。”

“有宠物吗?”

“没有的。”

“这样吧,我看你挺好的,就200一周吧,还包你上网啊,水电啊,你看怎么样啊?”汪太一脸和霭。

“那真是太谢谢阿姨啦,不过呢,我可能要占用一点客厅的空间,所以就210刀一周吧。”

林苏蔓当场交了一些定金,并约好下午就搬过来。

回到高家,收拾好简单的行李。

她对马姨说:“马姨,我等会儿接完悦悦放学,就不来啦,我这就搬走啦,谢谢你这么久的照顾。”

“搬走?高先生知道吗?”马姨相当意外。

“他知道的。”林苏蔓轻声地回答。

“你们搬走了,那浩浩怎么办?没伴儿了。”马姨一脸可惜的表情。

命运之船不确定要漂向何方,心口被什么东西反复敲击,疼痛蔓延到每一个神经末梢。

这个夏天注定冷酷如雪,只有放手才是最大的慈悲。

离悦悦放学还有一个小时,她开车不知道去哪里才好,哪里也不想去。

坐在车里,好安静,好安静,静得几乎听得到自己血液涔涔流动的声音。

让一切交给眼泪吧,反正没有人看得见,听得见。

当车子停在新租的房子面前的时候,悦悦问:“妈妈,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啊?”

“悦悦,这是我们的新家。”

“新家?我们不回浩浩家吗?”

“不去了。”

“为什么呀,我想和他一起玩。”

“悦悦,你不能总是和他一起玩,你要学会自己玩,或者交些新朋友,好吗?”

悦悦并不能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委屈地哭了。

林苏蔓将行李搬下车,汪阿姨笑盈盈地站在门口。

曹悦悦极不情愿地噘着小嘴,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林苏蔓整理着衣物,床铺,画具以及日用品。

忙到差不多晚上8点了。

“小林啊,你不饿吗?”汪阿姨站在门口问。

“我不饿,没什么胃口。”

“那孩子不饿吗?”

“放学的时候我带她去吃麦当劳了,谢谢阿姨。”林苏蔓擦了擦汗。

手机响起。是高子硕。

“你搬走了?”

“嗯。”

“我明天回国,有时间的话来看看浩浩吧?”

“好。”

长久的沉默。

林苏蔓拼尽力气,费力地说了声:“再见。”

高子硕站在林苏蔓曾经住过的房间门前,握着手机的手指僵硬冰凉。

浩浩站在父亲的后面,叫了一声:“爸爸。”

高子硕转过身,向儿子伸开了双手:“过来,儿子。”

“你叫阿姨和姐姐回家了吗?”

“叫了。”

“她们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吧。”

“你在骗我是不是?你搞不定让我来。”

“你怎么来?”

“我给姐姐打电话,她就会回来。”浩浩一脸自信地表情。

“姐姐听阿姨的。”

“阿姨你为什么搞不定?”

“我怕她……我承认。”

浩浩耸耸肩,同情地看着爸爸。

高子硕抱着儿子,准备哄他睡觉。

浩浩突然问:“爸爸,我的妈妈呢?”

高子硕被问住了,虽然他知道迟早要被问到。他顿了顿,挤出一个笑容,说:“你记不记得上次***葬礼上,有个阿姨抱着你哭了?”

浩浩想了想,说:“那天很多阿姨都哭了。”

“那个阿姨,还送了你很多很多的礼物给你,你不记得了?”

浩浩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高子硕轻轻地摸着儿子的额头,默默在坐在床边,良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