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腹黑毒妃》重生之腹黑狂妃全文阅读 BL 重生之腹黑毒妃年下攻

更新时间:2021-01-08 15:01:55

《重生之腹黑毒妃》重生之腹黑狂妃全文阅读 BL 重生之腹黑毒妃年下攻 连载中

《重生之腹黑毒妃》

来源:作者:奔跑的书宴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赫连琅,青旋

主角叫赫连琅,青旋的小说是《重生之腹黑毒妃》,它的作者是奔跑的书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荒草凄凉的冷宫内,寒风刺骨,院外冬雪肆虐,积了一...展开

《重生之腹黑毒妃》免费试读

荒草凄凉的冷宫内,寒风刺骨,院外冬雪肆虐,积了一地的冰寒。

破败的院子里,冷风呼呼地刮进来,冻得人瑟瑟发抖。

伴随着女子痛苦的分娩,响起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在这一室的落寞里,显得格外突兀。

“生了,生了……”桂嬷嬷抱起哇哇大哭的孩子,苍老灰暗的面上扬起浓浓的喜悦,向着床上的青衫女子怜爱道:“恭喜娘娘,生了一位小皇子!”

“我的孩子……”叶青旋撑着虚弱的身子,抬眼,望着一脸生机的儿子,清丽绝美的面容上却是神色凝重。

“嘭……”突然,破败地宫门被踹开,一群侍卫如狼似虎般冲了起来。

腊月的寒风,夹着大片的雪花,穿透而来,扬起阵阵疾风,莫名地带着一股冷意。

“皇上!”桂嬷嬷望见来人,心中一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以为他是来接小皇子的,扬声道:“回禀皇上,皇后娘娘生了,生了一位小皇子……”

赫连琅屹立在门外,一袭明黄色的绣金龙袍,头戴九龙玉冠,愈发衬得他身形伟岸,尽显一派赫赫威严。

青旋抬眼,望见赫连琅,心底隐隐升起几分希翼。

孩子,他们的孩子出生了!

青旋面色一柔,望向赫连琅温声道:“皇上,您看,这是我们的孩子,您看看他吧。”

闻言,赫连琅面色晦暗,深如寒谭的鹰眸忽然一沉,鄙夷道:“这个野种,也配是朕的孩子!”

“滚下去,把孩子给朕!”赫连琅目光扫过桂嬷嬷怀里的婴儿,薄唇一抿,一声怒喝道。

清滟的凤眸中神色一滞,青旋瞪大了睁,不敢置信,心痛的望着赫连乾。

桂嬷嬷见此一惊,不安的抱着孩子后退,不敢把孩子交给他。看着赫连琅眼底的明显杀意,那里面有的只是冰冷的森寒。

见桂嬷嬷不动,赫连琅目光一沉,眼底杀心尽现,一抬手,身边的侍卫便上前夺过孩子。

“哇……”襁褓中的婴儿好似预知到危险,突然啼哭起来。

“来人,将这贱奴拖下去——乱棍打死。”赫连琅眸鹰一寒,扫了眼还想上前的桂嬷嬷,眼底淬满杀意,冷声道。

“不,皇上息怒,小皇子他是您的孩子啊,皇后娘娘她是被陷害的,求您一定要相信娘娘。”桂嬷嬷被侍卫们架着动弹不得,却仍是不忘替青旋叫屈。

“不要。”青旋心底一痛,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咬牙强忍着分娩后的疼痛,从床上滚了下来。

双唇咬到出气,她拼着气力,爬至赫连琅脚下,抱着他的腿,神色悲戚的哀求道:“皇上,您何苦要赶尽杀绝呢?桂嬷嬷是臣妾的Nai娘,求您放过她……饶她一命吧。”

“大姐姐,你这是连皇上的命令都敢违抗吗?这等藐视皇权的贱婢,死了,又何足怜惜!”

门外,一身大红凤装的叶雪瑶迈着莲步,款款而来。此刻的她众人相扶,小腹微隆,头上九尾凤钗濯濯生辉,当真是贵气十足。

她依偎在赫连琅身旁,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青旋,眼底是浓浓的得意。

“身为皇后,竟公然与他人私通。如今这野种都生了,大姐姐,你这是置皇上于何地,这野种不死,皇上怕是要沦为天下最大的笑话了!”

青旋抬头,眼底闪过浓浓的不可置信。她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嘴里尝到腥甜的味道,凤目死死地望着这个一向乖巧纯真的小妹!

抢了她的夫君,夺了她的后位,到如今,竟非要将她置于死地!

“瑶儿,姐姐哪里对不住了,你竟要这般狠毒?”心,突然就寒到了极致,青旋心痛无比。

“没听到圣命吗?即刻处置了贱婢。还不带下去。”叶雪瑶沉声吩咐道。美目一沉,天仙般的的面容望向青旋,眼底是不再掩饰的妒忌、恨意。

叶青旋,你不就仗着自己是嫡女,懂点谋略,就处处压制着我,论容貌、论才情,我叶雪瑶才是大顺第一美人,这一切本该就是我的!

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叶雪瑶心底冷笑,神情突然扭曲了起来,美艳绝伦的面容上神色狰狞,阴险而冷。

倾刻间,侍卫上前,拖着桂嬷嬷就出了门。

噼里啪啦地棍棒声打在人身上,此起彼伏,击得人心底发疼,发寒。

初时,还能听到凄厉的惨叫,很快,就没了声息。

枯木丛生的冷宫内,积雪覆了一地,遍地的鲜血,如悲凉绽放的红梅,腥红得刺目。

青旋心中钝痛,只见桂嬷嬷血肉模糊地趴在冰冷的长凳上,血染冬雪,红了一地,刺得心底生生发疼。

“死了!人已经杖毙了!”侍卫抬脚踹了几下,探过鼻息。

赫连琅扫了眼一脸痛苦的青旋,目光冰冷,眼底闪着一抹狠鸷的光芒:“这就是你生下的孽障?”

阴寒的声音突然响起,赫连琅满眼戾气,一把抓起孩子,目光睥视着青旋,语气森森:“旋儿,你说那Jian夫都死了,还留着这小野种做什么?”

“不……不要……”青旋心底一惊,眼角有无数滚烫的液体流出,被北风一吹,冷得刺骨,寒得人痛不欲生。

无数的恐慌漫延在心头,青旋突觉得是如此的冷,心,冷透到四肢百骸。

这样子的眼神,她最了解不过!

杀心!

赫连琅杀人前就是这种眼神了!

他竟然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了杀心!

“不……不要!琅哥哥,这是你的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旋儿与琅哥哥相识十一年,相守八年,几度历经生死。

旋儿是什么样的为人,琅哥哥会不了解。旋儿一心只恋琅哥哥,只爱当初与旋儿执手苍生的赫连琅,除此别无他人啊!”

叶青旋抱着赫连琅的腿,卑微地趴在他脚边,一字一句如诉如诉,低到尘埃里的乞求:“琅哥哥,求求你,旋儿求求你,求你放过孩子,放过我们的孩子啊……”

青旋目光死死的盯着赫连琅手中的孩子,心底惶恐,不安到极致。

“姐姐,这证据都罢在眼前了,那日都被人目睹了,唉,你与侍卫苟且,可是众多宫人都瞧见的!你就算是巧舌如簧,也不该再继续狡辩啊!”叶雪瑶瞧着赫连琅眼底流露出的松动,美目一沉,容色阴冷地补上一刀。

果然,再瞧见赫连琅升起的怒意时,叶雪瑶方才笑了笑,美目一深,眼底划过一抹淬了毒的冷意。

这孩子必须死,太子之位是她肚里的孩儿的。

“如今都已经是证据确凿了,姐姐,你又何必再欺骗于人!”

“你……”这开口闭口的“姐姐”叫得是多么的姐妹情深,青旋瞧着面前这张绝美至极的脸,心头一寒,恶心到了极致。

这玉盘轻叩的声音,如最动人的音符,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的恶毒残忍。

叶雪瑶挑衅的望着她,唇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姐姐,你还是乖乖的认罪吧,何必再垂死挣扎!”

“皇上堂堂九五之尊,姐姐,你怎么能做出这等事?这不让皇上被天下人所耻笑吗?”动人的声音却如含汁的毒蛇,不断地喷着毒液。

闻言,赫连琅勃然大怒,双目燃着熊熊的怒火,他一扬手,就将手中的婴儿朝墙角摔去。“贱人,这小野种就该死!”

“不要啊……”

青旋悚然一惊,蓦地大喊道。

她咬牙起身,孱弱的身体如闪电般地冲了过去,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啊……”凄厉的一声哀嚎,青旋喷出一口鲜血,身形一晃,摔倒在地。她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死去,那刚刚出生的小婴儿,还未长全,还没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就已经死去。

脑浆迸裂,肢体折断,如一个破布玩偶,浑身是血的被丢弃在漫天飞雪中,心,疼到极致,痛到极致。

“不要……”千刀凌迟,烈火焚身之痛,也不过如此。

“孩子,我的孩子……”青旋面色惨白,咬牙爬上前,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颤抖地抱起雪地上的婴儿,痛声哀嚎。

凄厉的声音如血泣一般,青旋如目充血,心,像是被一刀一刀的割着,鲜血淋漓间,疼得她不能自抑。

她的孩子,她怀胎十月生下的骨肉。

她年幼的孩儿,还未看看这个世界,就死了!被她,深爱的夫君所杀害!

“啊……”悲伤的呼喊令人心里发颤,青旋双目充血,陡然发狂。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么狠毒……为什么连一个刚出世的婴儿都不放过?赫连琅,你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啊,畜生!你就是畜生!我诅咒你!诅咒你死无葬身之地!至死都无人送终……”

“啊……我的孩子……”

“该死的!你们都是禽兽……”

青旋爬起来,凤目腥红如血,颤抖地指着二人,疯狂的崩溃大骂。

突然间,她觉得自己是如此可笑,可悲!

十一年的生死相伴,八年的结发之情,竟连一个信任都换不来,害得孩子如此惨死!

“叶雪瑶,我的好妹妹,我哪里对不住你……你可知,你害得姐姐心好痛,好痛……“

青旋瞧着一脸胜利的叶雪瑶,心痛到无以复加,袖间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掐进肉里,皮开肉绽的滴着血,淌进冰冷的玉石地板上,滴出朵朵腥艳的花,诡异而悲凉。

“叶青旋,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错误!”叶雪瑶冷冷开口,眼底是浓浓的妒意。美目一深,望着凤眸里的森冷杀意,心底一动,朝赫连琅身边缩去。

“还我孩子命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