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囚后》秋后问斩 㚻 囚后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31 20:05:12

《囚后》秋后问斩 㚻 囚后免费阅读 连载中

《囚后》

来源:作者:水漠然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方茗,方宜

水漠然新书《囚后》由水漠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方茗,方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不要…… 方茗心一急,抽出短剑,剑刃出...展开

《囚后》免费试读

不,不要……

方茗心一急,抽出短剑,剑刃出鞘,寒光一闪!

却不料挥出的手被秦子渊抢先一步抓住,他笑道:“朕的爱妃,你想做什么?”

方茗神色一暗,将头撇向一边,不去看他,心下了然,看来胡绯说的一点都没错,她的实力在秦子渊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不说话?”秦子渊捏住方茗的下巴,让方茗的视线对着自己,嗤笑道:“带柄剑进宫,难道方宜是这样教女儿的?看来,左相的位置他是坐够了,想衣锦还乡了?”秦子渊将方茗手中的短剑拿在手中,叹道:“好一把短剑,是方谦从北边带回来的吧……真是锋利,若是被它轻轻划一下,啧啧……”

“皇上……求您,放过我爹。这一切都是臣妾的过错,若是要罚,就罚臣妾吧。”方茗从床上爬起,也顾不得自己未着寸缕,给秦子渊磕头。方茗虽然在口中总是说方宜对她很苛刻很严厉,但是心里却是十分敬重他的。因为,方宜所要求的一切都是对方茗有用的。前世,方茗出生在一个单亲的家庭,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她抚养Cheng人,参加工作后,她终于有能力让母亲安享晚年,但是却在一次出差外地时,飞机失事了……于是她穿越了。

思乡之情,只在最初几年浓盛,岁月渐移,那份牵挂早已冷淡,但是那份感觉,却从来都未曾淡薄。

方茗的这一世娘早逝,是方宜一人将方茗养大。虽说方宜教导方式比较古板,但是,出发点都是为方茗好。所以,对方宜的那份敬重,她也一直都记挂在内心深处。

而这次,明显是方茗的过错,又为何要牵扯到他人呢?方茗知道,是她自己沉不住气,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贸然出手。没想到却要牵连家中……方茗在心里将自己骂了半天,暗叹,古代的生活还真是难以继续,特别是在危机四伏的皇宫之中!

“罚你?”秦子渊笑,“知道行刺皇上是多大的罪吗?昨日私毁圣旨……”

听了秦子渊的话,方茗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完蛋,这下要完蛋了……

“朕不明白的是……难道你就真的这么恨朕,巴不得朕死在你面前?”秦子渊靠近方茗,呼吸的热气全喷在方茗的脸上。

“皇上……”方茗依旧跪着,依旧磕头。老娘还不想死……只有继续磕了!!

“你不是想杀了朕么?为何要求饶?”秦子渊怒道,将把玩在手中的短剑塞在方茗的手中。

方茗哪里敢接,两人相互退让。于是,某人中标了。

“皇上,皇上,臣妾不是故意的……您等着,我去给您唤太医……”说罢,方茗拽起毛巾,将自己包住,朝门口走去。

“你不是想朕死吗?又何必去请太医呢,何不让朕死了爽快?”秦子渊躺在床上,一手捂住下腹,那柄短剑已经插,进去三分之一,鲜血也像汩汩涌出的泉水般流淌。

你死了,我也要给你陪葬!我才没有那么蠢!方茗看了一眼秦子渊,抬腿向外走去。

走到门外,金兰一脸惊慌的守在门口,她自然是听到了里面的争执。“小姐……刚才……”

“别问,你现在快点去太医院找精通外伤的太医,记得要保密!快点!”

“是。”金兰点点头,看着完好的小姐,她自然是聪明的知道,受伤的是里面那位。

“你可千万别有事啊……”方茗一边给秦子渊做简单的处理,一边向天上的各路仙神祈祷。

一刻钟之后,金兰气喘吁吁地领着太医来到方茗的寝宫。

太医在给秦子渊处理伤口时,方茗一直都在后边看着,听着秦子渊压抑而痛苦的低吟,她发现,她有些不忍……良久,太医才擦擦额上沁出的汗珠,对方茗行礼道,“幸得短剑入体不深,没有扎在经脉上,不然就麻烦了。”

太医的声音很好听,很年轻,方茗才将视线从几乎昏厥的秦子渊身上转到太医身上。太医很年轻,约摸二十来岁,一双勾魂眼慑人心魄,薄唇含笑,大大方方的和方茗对视。太医院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年轻的太医,还张的这么好看,也不怕让后-宫那些女子丢了心!给皇帝带绿帽子?

方茗这才发现,他穿的也不是传统的太医官服,而是做工精细的青色长衫。

方茗问道:“你是何时进入太医院的?”

“回娘娘话,臣并不是太医院的人,而是客卿。”

“客卿?”方茗知道,这太医院的客卿都是江湖上一个隐秘门派的传人。由于先祖皇帝起于江湖,并对这个门派有过贡献,所以在统一中原后和这个门派的主事人签订了契约,每年都必须派遣一名善于医药的传人到太医院传授医理等技术。

“是,客卿。”男子笑笑,“皇上的伤明日早晨我再来看看。今天晚上,娘娘可要要注意了。若是,发热了马上来太医院找我。对了,明日的早朝皇上可能去不了了,娘娘可要小心了。”

“这个我知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方茗急问道。知道帅哥的名字也是好的,虽然不能吃……

“我叫穆天尚。”男子回头一笑,还俏皮的对方茗眨眨眼,说完便背上药箱离开。

回眸一笑百媚生……方茗的脑海完全被这几个字给侵占了。她承认,刚刚在看到那个微笑时,方茗是真的有一种被电到的感觉。很快她就对着穆天尚的方向吐了吐口水,死妖精,害的我差点变节……恩,还是桓哥哥好,安全、绿色又环保,绝对不会乱放电!

“小姐……你下次动手的时候能不能好好的思考下后果?”金兰拾起掉落在地的短剑,用布擦拭掉上面的斑驳血迹,摇头叹气。

“我知道……下次不会了。哦不,是没有下次!我保证,这样的事若是发生第二次,就罚我永远都见不到桓哥哥!”方茗决然道。走到床的那边,将剑鞘拿出,递给金兰。“把它挂在墙壁上,警戒我。”

……

大概做皇帝的人都有天保佑着,秦子渊安稳的度过了这个晚上,在凌晨穆天尚过来换药的时候,也大为惊叹秦子渊的恢复速度。

本来预料到秦子渊不能早朝的,但是在穆天尚反复查看后,终于下了定论,“可以去,但是切记,不能动气,不能有大的动作!”

但是秦子渊似乎是赖上了方茗,怎么也不肯去早朝,甚至总管太监前来催促,他也是躺在床上纹丝不动。

“你是不是想害我啊!”方茗看了眼躺在床上像个死鱼一样的某男,怒道。

“对啊,朕就是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方茗就是一个祸水!”秦子渊笑道,双眼闪烁着不知名的神光。

昨天应该刺的再深一点,让你吃多一点苦头!方茗看着秦子渊,暗自诽谤。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